第四百五十七节 穷追不舍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08      字数:7356
  噗噗噗!

  桑铁的冲撞光甲像串糖葫芦一样,在一瞬间便洞穿了七八只不明生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洞穿了,称其为撕裂更合适。不明生物强悍的身体在这样的冲击下有如纸糊一般,刹那间便四分五裂。

  冲撞光甲正面的防护是整个光甲最强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冲撞锥往往是他们首选武器。正面冲撞也是最安全的冲撞方式。

  密集如雨!

  在桑普的身旁,无数架冲撞光甲以同样的高速向迎面冲来的不明生物撞去。光甲与一触即离,每一次冲撞,都带起一蓬血雨。激射的血雨之中,残肢横飞。

  一只不明生物转身欲逃,但是此时又哪里能来得及?腰间一疼,一股充沛莫御的力量传来,它的身形不受控制地朝一旁横飞。正在这时,它似乎看到向另一个方向飞去的半截身子似乎有些眼熟。微微一愣,钻心的疼痛立即如同潮水一般向它袭来,它几乎立时疼得快晕过去。眼角的余光却瞥见自己空荡荡的下半身无数血液朝外喷涌而出。

  它的双眼陡地圆睁,不能置信地盯着自己的下半身。面部因为疼痛而扭曲得几乎不能分辨,它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阵剧痛,它登时失去了知觉。

  一架冲撞光甲侧部伸出的锋利骨翼毫无滞碍地把的它的脑袋一剖为二。因为速度太快,已经两半的脸上的表情还依稀可辨,微凸的眼珠充满惊恐和不能置信,似乎想诉说什么。

  太空中因为没有空气,声音无法传播。然而,密集如暴雨一般的碰撞,充斥着整个光甲群覆盖区域。每一次与光甲的撞击。都让人心禁不住重重地抽搐一下。在这里,力量与速度、野蛮和原始、生命和死亡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四面八方全是敌人,桑铁他们根本不需要去锁定自己地目标。实际上。在这样纷乱复杂的环境下,去努力寻觅自己的攻击目标,无疑是一件相当愚蠢地事情。

  对于这一点。桑铁同样清楚。他们的光甲群密集无比,就好像细密的梳子,只是这些梳子地齿没一个都是锋利无匹。被这样一把梳子狠狠犁一遍,会是什么感觉?桑铁他们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连皮带肉,附带无数深深的血槽!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每个观看的人都被这紧张激烈的战斗压得喘不过气来。太狂暴了!和那些激光束四处横飞的太空站相比。眼前这一幕无疑更加野蛮血腥而充满震撼力。人群中粗重的鼻息随处可闻,全息屏幕没有一点声音,但是激烈甚至可以称得上暴烈的密集冲撞仿佛都要把偌大地全息屏幕撕碎一般。

  和全息屏幕上正在上演的这一幕相比。那些所谓的电影大片只能算小孩过家家。人们惊恐地观看者全息屏幕上正在发生地一切。

  河越星域虽然竞争激烈,势力林立,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生活也能算得上平静安逸。

  可是,世界变了!他们突然发现,死亡和战争竟然离自己这么近。惊惶不安在人群之间弥漫,脸色苍白的大人们纷纷地用手遮住孩子们的眼睛。他们不想自己的孩子看到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

  桑忒表情冷酷,没有一丝动容。到现在为止,他的战果辉煌,短短时间内,死在他手上的不明生物的数量他自己都无暇去统计。眼前的战况对于没有经历过大战的河越星域的人们来说,有如修罗场,但是对于屠夫级的桑铁他们来说,只不过是司空见惯的普通战况而已。经过兽潮洗礼的桑族们,在大规模战斗方面,早已经不是生手。这一点,无论是三大世家的哪一家,都不具备。

  桑铁看似粗豪好战,但其实心细如针,在战斗方面,他更是有着过人的天赋。很快,他便敏锐地发现了战场上的细微变化。因为不间断地冲击不明生物,冲撞光甲的速度已经降了下来。缺乏速度的冲撞光甲攻击乏力,冲撞光甲的这个弱点每一位桑族都知之甚深。

  正在这时,通讯频道里响起桑普略带疲惫的声音:“第一波攻击编队立即迂回撤出战场,注意保持阵型。”

  果然不愧是阿普,不在前线还能洞察若烛,时机把握得也是恰到好处。桑铁心下暗赞,没有任何犹豫,第一至第十编队所有幸存的光甲立即斜斜向四方散去。

  这些杀神的主动离去让不明生物们大松一口气,可是还没有等它们再次缩回紫雾,它们惊恐地发现,又一波杀神再次冲到它们面前!

  刚刚松懈下来的不明生物这一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赤尾兽,这事叶重对这种不明生物的命名。当然牧没有任何意见。嗯,赤尾兽不管怎么说,总比什么一号生物要更加合理一些。从种种迹象表明,眼前这只受伤的赤尾兽极有可能是这个赤尾兽群体的王。叶重已经打定主意,绝不放过这家伙。

  叶重知道,刚才自己能让它受伤,颇有几分侥幸的成分在里面。叶重从来不习惯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运气这样的虚无缥缈的东西上面,下次还会有这样的运气?这个念头他想也没想。

  当下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痛打落水狗,彻底解决问题,一劳永逸。

  紧紧追着这只赤尾兽,叶重不敢有一丝放松。

  今天的运气看来果然不错,到现在为止居然没有跟丢。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连牧的扫描系统也无法使用,含家的全息扫描系统就更是如同废物。自己能完全只依靠钠氢光灯紧紧地咬住对方,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那只赤尾兽飞快地朝外围逃窜。

  叶重现在十分庆幸刚才自己沿路不断地破坏那些肉瘤,倘若现在突然杀出一直赤尾兽,就算是一只最普通的赤尾兽,只怕眼下的局势便会立即逆转。

  落荒而逃的既不是那只赤尾兽,而是自己了。

  瞪大眼睛,生恐错过一个细节,这样复杂的环境里,随时都可能跟丢。如果一旦跟丢的话,那再想找到这只赤尾兽,只怕是天方夜谭了。

  前方是一根粗壮的软体形成的一个拐角,叶重记得很清楚,自己就是在刚才在这里进入这片紫雾的内核心地带。

  他心下登时大急,刚才桑普他们还在外面和一只只赤尾兽进行着战斗。那里的战况一定很激烈,想在那里围剿这样一只杀伤性巨大,身形灵活的高级赤尾兽,想要不付出一定的伤亡,那基本不可能。更重要的是,那里的空间更大,四周缝隙的数量更是数不胜数,这只赤尾兽随便往哪一钻,就可以逃之夭夭。

  眼看这场追杀便要功亏一篑,这只赤尾兽的半个身子已经露出拐角半截。然而出乎叶重意料的是,那只赤尾兽像突然受到什么惊吓,猛地收回身子,身形一折,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叶重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紧追了上去。那赤尾兽的这一耽搁,也让叶重和它之间的距离更短了一些。

  外面到底怎么样了?这事叶重心中升起的一个疑问。不过很快他便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全心全意地追着前方逃窜的那只受伤赤尾兽。

  这只赤尾兽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如果不是受伤速度受到影响,叶重只怕早就跟丢了。即使这样,叶重还是不得不倾尽全力才能勉强跟得上。

  这件事考验光甲驾驶技术,七拐八拐,尽是弯道。倘若是一般的师士,经过这一番连续变向,早已经头昏眼花。不过对于叶重来说,连续变向可是他比较擅长的技巧之一,但这么一番折腾,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叶重素来性情坚忍,长时间连续变向带来的不适硬生生地被他压了下来。他知道,眼前是除掉这只赤尾兽的最佳机会,如果错过了,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死死咬着这只赤尾兽,叶重不敢有一丝放松。

  就在这时,避过一根软体,叶重眼前豁然开朗,他的心却向下一沉,他和那只赤尾兽已经进入那片充满普通赤尾兽的空白地带。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一向波澜不惊的叶重大吃一惊!

  所望之处,到处漂浮着赤尾兽的尸体残肢。这些冰冷淡灰色的尸体就这样安静地漂浮在这片空间,密密麻麻数不胜数。附近的那些软体更是惨遭蹂躏,皮翻肉绽,里面的液体一滴不剩,暗灰色的表面没有一丝光泽。至于这些软体上的肉瘤,无一例外全部都被戳破。

  前方那只刚刚闯进这片区域的赤尾兽身体蓦地一僵,旋即转过头,朝叶重看了一眼。

  那双猩红的眼睛此时已经是血红一片,脸上狰狞扭曲。

  叶重身上的汗毛陡地竖了起来,一惊之下,他如临大敌,做好了应战准备。困兽犹斗,这事生物的共性,叶重可不想自己栽在这上面。

  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赤尾兽居然掉头就跑,速度比刚才更胜一分。

  一愣之后,含家连忙一个提速,卯足了劲死追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