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节横财(二)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13      字数:14230
  奎似笑非笑地看着叶重:“看不出啊,你倒蛮有眼光的嘛!”

  他接着道:“我们们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了对生物的研究。而且,取得了不错的成果。”虽然语声听上去似乎很青淡,但是叶重还是能听出他里的自豪。

  “从小,我就生物科学最感兴趣。我一直相信,生命的奥秘,是世上最深奥,也是最顶尖的奥秘。”奎的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情:“所以我从小就从事这方面的学习。后来也的确如我所愿,我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们在生物学方面有多么雄厚的实力。空间科学和机械学方面,我们的实力比起三大世家要差许多,但是在生物学方面,三大世家加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奎傲然道,言语之间有着几分睥睨众生之感。

  叶重没有说话,不过他没有对奎的话有什么置疑,三大世家在生物学方面没听说有些造诣。叶重对生物学的了解很常少,不过他所学的知识里面,却有一门和同样属于生物学的范畴,那就是调培。管疯子神鬼莫测的调培手段,即使叶重现在想起来,依然有着几分惊艳之感。管疯子的管氏自动分析机制,他还是没有彻底搞清楚原理。

  不过他对奎所说的生物学是世上最深奥的学科的论调,颇不以为然。在他眼中,每个学科都有着它艰深之处,没有谁深奥谁浅显之说。奎的这种说法,有些偏执。

  “你有生物学基础吗?”奎突然问。

  “没有,不过学习过一段时间调培。”

  “调培?”奎精神一振。兴奋道:“不错不错,调培也是生物学的一个分支。”

  他低下头,若有所思,嘴里喃喃:“也许。交给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叶重没有注意到奎地神情,他正在和殇交流。

  “叶子,这家伙肯定不是个简单的科研组工程师。”殇以一种相当肯定的语气提醒叶重。

  “为什么?”叶重奇怪道。除了洒脱这点外,他并没有从奎的身上感受到其他任何特别之处。

  “哼哼,可疑地地方实在太多了,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哪里会知道这多么秘密?”殇不以为然道,不过他随即嘿嘿一笑:“不过叶子你也别担心,从现在看来,他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正在这时,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对叶重严肃道:“跟我来。”

  奎走出芯片室,转入另一个通道。通道一直斜向下延伸,自动扶梯一直不停地运转。

  奎转过头来对叶重道:“把它收起来吧。这里是不能飞行的,如果一旦发现飞行的物体,这里的安全识别系统立即会发生攻击。”

  “他说得没错。”殇悄悄对叶重道。

  叶重依言把殇收进空间钮。

  叶重和奎站着自动扶梯上,扶梯立即载着两人顺着斜坡向下。在扶梯的两边,是剔透的玻理。玻璃里面生长着各种奇异的植物。有些叶重认识,但是绝大多数不认识。

  奎一直低着头,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叶重看得这些植物有些入神。这里有许多他从来没见过实物,但是从管疯子给他的芯片上看到过的植物。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学习地过程。

  调培在叶重所学习的知识体系中,属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分支,他在这上面花费地时间并不多,很多时候是凭借着管疯子给他的管氏自动分析机制度过难关。但是他也明白调培是一种非常有用的知识,所以每次有学习的机会,都会认真对待。

  “你认识几种?”奎的声音在身后传起。

  “一百一十五种。”叶重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对数字异常敏感,这是从牧那里学习地一种习惯。

  “一百一十五种?”奎有些吃惊:“你认识那么多?”

  叶重回答:“嗯。不过只有五十二种见过实物,另外六十三种只在老师给我的芯片中看到过。”

  “你的老师是?”奎脸上显露出惊容。

  “她叫管。”叶重还记得管疯子地名字连他自己也有些惊讶。端着酒杯,带着几分慵懒,倚着门,出神地看着门外的女子,突然在叶重的脑海中闪现。

  “红颜薄命啊。”殇语带惆怅感慨。

  “管泠?”奎脸上露出竭力思索的表情,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惊讶越来越重:“管泠……是不是光华星五月夜岭管氏的管泠?”

  这下轮到叶重有些惊讶了:“你认识她?”

  奎没有了回答他,而是不能置地信地上下打量叶重:“你是管泠的学生?你真的是管泠的学生?”

  叶重点点头:“如果你说地是光华星五月夜岭的管泠的话,那就没错了。”

  “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奎高兴得手舞足蹈:“哈哈,我刚才还担心你的基础!原来你是管泠的学生!上天有眼,不忍心让我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哈哈!”

  不明白奎为什么这么高兴,叶重再问:“你认识她?”

  足足过了三分钟,奎才从极度兴奋状态平复下来:“我少年的时候曾经去过自由星区,管泠的名字那时才听到的。她在自由星区调培界非常有名,可惜我没见到她。我曾经研过她的几样成品,她的确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调培师。我一直担心你的基础不够,现在最于可以放下心来。”

  基础?生物学基础吗?叶重有些不太明白。

  “殇,你说他可能会送什么给我?”叶重在心底问殇。

  “谁知道呢?哎,反正不是写真集。现在的人啊,越来越没有创意了。送礼都不知道送些什么东西……”殇不满地牢骚。

  叶重明白,他问错了对象。

  所以他干脆地直接问奎:“你打算送什么给我?”

  奎一愣之下,突然哈哈大笑:“你还真是耿直啊,不过我喜欢!”随即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你到时就知道了。”

  扶梯一直匀速向下。叶重估计了一下,他们现在已经前进大约五公时。

  奎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胸口地血已经停止了向外流,但是森森白骨还是依稀可见,伤口处的肌肉开始发灰。

  看到叶重的目光,奎微微一笑,若无其事道:“不用担心,这种成品很成熟,不会出现意外,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时间很充足。”

  叶重默然,在奎的洒脱背后,拥有地是何等的遗憾和不甘。

  突然。叶重想到一件事:“周间星的事情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奎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你怎么知道周间星的事情和我们有关?”

  这是叶重第二次看到奎的目光变锐得,第一次是奎看到殇时。不过他丝毫不畏惧:“我当时就在周间星,正好遇到你们灰谷的人。”

  奎的目光渐渐软化下来,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眼中却闪过一抹深刻的痛苦。不过很快。他便恢复平静:“那是一次意外。是病毒学方面地意外。一个病毒学方面实验小组的一名核心成员受到了排挤,当时我正忙于实验,没有注意到这件事。等我回过神来。那名成员已经离开了,藏匿了起来。谁也没想到他竟然离开灰谷,逃到河越星域。我们一直在寻找他,但是都没有消息。直到事发不久前,我们才得知消息。但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奎语声低沉讲述着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哦。”叶重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奎所说地,和他所知的,比较吻合。

  他并没有对奎采取什么行动。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管。而且整个科研给都已经差不多被摧毁,唯一还活着的奎也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到了。”奎提醒叶重。

  不过他们还是通过了三道密码门。

  这是一个叶重所见过最另类的实验室,这里可以看到许多光甲地机械器件,可以看到各种奇奇怪怪的培养皿,有些培养皿非常巨大,里面隐约可见有什么东西,还有许多他从来没见过的仪器。

  “这是科研组最核心也是顶尖端地科技成果。”奎的表情非常严肃:“我不知道把它给你,做得是对还是错。不过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也没有办法再去做其他的选择。而且”他看了叶重一眼,郑重道:“我认为你是一个有能力把它延续下去的人。”

  叶重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他完全不知道奎在说什么。

  没有多说,奎神情肃然带着叶重内走,叶重甚至能感受奎从内心深处流露出的那一丝虔诚。

  越往里走,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叶重却越好奇。透过培养皿,叶重看到,那里面竟然是一些光甲的机械器件,光甲机械手臂、光甲机械腿……这些光甲部件上,都长满了各种组织,有些长满了植物,有些甚至长满了肌肉组织。

  奎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径直往前走,叶重只好按捺下心中的好奇,紧跟其后。

  “这个实验从一科研组刚一成立便已经有了。那个空间窗也在这个实验室里。这么多年,科研组每一代研究的主要方向都在变,但是无论是空间科学还是机械学,还是现在地生物学,这里都是最高实验室。只有最顶尖的科学家才能进入这个研究室,对每一位灰谷的科研人员来说,能进入这里,是许多人一生的梦想。它不仅代表着荣誉,也代表着实力。”

  “你看实验室里是不是有些乱?没办法,多这么年的最高研究都聚集在这里。这里随便一个不起眼的东西,都有可能有着极高的价值。没人敢乱动。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东西,而遑论去评估它们地价值。所以这里的东西堆放得越来越多,才形成现在这样的状况。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有资格进入这里的人,都很忙!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整理别人地东西。”

  奎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知道是骄傲还是无奈。实验室里的确非常杂乱无章,有时叶重都感到有些无处下脚。他甚至看到了许多类似古机械的器具,表面黯淡的光芒显示着它们已经拥有悠久的历史。

  “嘿,叶子,这里面好东西不少啊。待会我们可要好好搜刮搜刮!啧啧,就这样让它们呆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真是委屈它们了。”殇两眼放光。一副财迷模样。

  奎不知道,此时另一个贪婪的家伙正在唆使诱惑他面前一脸沉静的叶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科研组已经覆灭了。”奎的声音中充满了沧桑:“但是我却不想让这些东西和我们一起湮灭。它们花费了无数人无数地心血。就这样消失在历史里,实在太可惜了。我不是纯粹的科研人员,但我依然能理解这种心情。”

  “你是一个英雄。呵呵,也许你对这个称呼并不感冒,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你的评价。落入你手上,不算委屈。当然,你不是三大世家地人。这也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哈哈。”奎爽朗地大笑,叶重听不出任何悲伤。

  “这个基地就送你了。你有的时间去里面找你感兴趣地东西。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你感兴趣的东西。至于科研组的外围势力,其实我也想送给你,毕竟虽然换了主人,但科研组还能继续存在。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那些家伙,能力一般。却个个野心勃勃。我听你说他们地表现,你知道我第一感觉是什么吗?”奎转过脸问叶重。

  “什么感觉?”

  “是羞愧!是愤怒!”奎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焰火,咬牙切齿道:“这些无能的家伙!他们是在给科研组抹黑!平时个个骄横不可一世,可一遇到危险,遇到需要他们站出来的时候,便退缩不肯上前。这些懦夫!他们是科研组有史以来最大的屈辱!他们的行为永远无法让人原谅!”

  奎挥舞着双臂,歇斯底里地咆哮。

  叶重看着激动的奎,没有说话。科研组的那些人的确无能,他知道从此之后,科研组在人们心中地地位一落千丈,再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半分钟之后,奎才渐渐恢复平静:“那些没有丝毫战斗力的平民,在你手上,都能战胜赤尾兽,从这点上来看,你比我强。既然如此,这些东西交到你手上我也放心。我相信,有了这些东西的帮助,你崛起的速度将更快。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由他们去吧。”

  奎突然皱了皱眉头:“我们的速度要快点,我的时间不多了。”

  两人脚步立即加快,很快,他们走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培养皿面前。

  这个培养皿有十五米高,宽大约有十米。培养皿里面充满了浑浊的液体,里面隐约可见一个十米多高的巨型人形的模样。在培养皿外面连接着许多五颜六色的软管,这些软管一端接着培养皿上,另一端接在摆放在周围的仪器上。

  奎抬起头,深深地注视着这个培养皿,梦呓一般:“你看到了么。这是我们最新研究成果。”

  “这是什么?”叶重有些吃惊。

  “光甲!”奎神秘一笑,却转身立即开始对摆放着的仪器进行操作。

  “还没有成型?唉,可惜没时间了。”奎盯着仪器,喃喃自语,双手飞快地调整。

  咕碌,咕碌。

  培养皿里的液体迅速下降,透过透明的培养皿,叶重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东西。

  这哪里是什么光甲,这根本是一个巨人!

  一个十米高的巨人!如同刀削斧劈般的脸廓,高挺的鼻,宽厚的唇,浓黑的眉毛,双眼紧闭,明明是一位刚毅硬朗的巨型壮汉。

  它头上戴着造型非常古典的黑色头盔,一根鲜红的羽毛高高竖起。它的全身覆盖着一层黑色贴身铠甲,就像一位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死神,它的手腕、肘、腰、膝,都有一朵鲜红火放的花。这并没有让整体感觉柔和,相反,这些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花让它看上去更增添几分阴森诡异之气。

  这真的是光甲吗?叶重被震住了。

  “你用什么武器?”奎很欣赏叶重此时的表情,他非常得意:“其实我们是想把它的铠甲做成金色和明红相间的,这才更符合我们的风格。但是发现这种黑色合金的物理性能更为出色,有着更出色的生物相容性,我们也就保好用这种黑色合金了。但是考虑到纯黑就有点像叶家的风格,我们又给它们添上这些地狱花。它们代表着死亡和混乱。”

  “我们给它准备了很多武器,嘿,主要是那帮家伙实在太无聊了,你看,喏,那里几乎有所有的武器,甚至有个家伙还给它做了一个专门用来放置武器的武器背箱,可以放置大约六种武器。”

  “这是个划时代的发明!生物光甲!这是世界上第一架生物光甲!为了它,我们经过了三代人的研究现在终于成功!我们最初找到是植物,因为它们的结构更加简单。不过后来我们最终还是放弃了这种选择,而是选择了更为高级的生物。你看到的这架就是。我们先使用性能最出色金属制作出骨架,再用肌肉培养的方法,让骨架上面生长出肌肉。它比起机械光甲更灵活,它的手指甚至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它的骨架并不是完全参照人类的骨架结构,而是对其不少地方进行了修改,我们大量引入了机械光甲的一些成熟理念,制造出一具非常独特的骨架,它既保留了人类的灵活性,在牢固性方面却更出色。而这些肌肉组织,则是通过病毒病变处理之后得到的一种全新肌肉纤维组织,它们的强度是普通合金的三十倍,而它们的韧性,则是人类肌肉纤维的五点五二倍。”

  叶重有些茫然地听着这些耸人听闻的数据,一向聒噪的殇此时也完全被震住。

  “它的传导是通过神经作用,比起光路,更快捷,更准确。它的神经和它体内的生物光脑相连,那台生物光甲也是我们现在制作成功的唯一一台。它很强大,到底有多强大,你试过就知道了。而且,它虽然强大,却没有产生虚拟智感。”奎看了叶重一眼。

  “它的盔甲和它的肌肉是生长在一起的,这样也大大提高了它的防护性。它的全息扫描系统,通讯系统等等,都是我们整个科研组最先进的产品,许多是刚刚通过实验的最新成果。这架光甲是我们整个科研组科技浓缩的巅峰产品。”

  “它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三十赫!比起三大世家的那三架王牌,也快不慢!如果说速度方面我还不敢说它天下第一,那它的近程爆发力却绝对天下无双!这是它的肌肉组织赋予它的特性。不像那些仿生物光甲,这是一架真正的生物光甲。它能像动物那样灵活,它是真正的近战之王!”

  “你大概不知道,我们科研组几乎三分之一的研究经费都花在这一个项目上。它的设计图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三十次。它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块装甲,每一根骨骼,都包含着我们科研组的最高成就。”

  “它的名字叫做——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