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节 斑蒙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13      字数:14438
  咦。不对,难道是这个人救了自己?斑蒙脑子此时才想到自己怎么会停下半空中?小心地朝自己身后看,这一看,顿时把他骇一跳。

  一个水桶粗的黑钉子样的东西,死死钉在树干中,而自己的衣服,正好卡在钉子和树干之间。

  斑蒙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他脖子后面一阵发凉,如果这颗黑钉稍稍偏离一点点,只怕自己的脑袋已经成了稀巴烂。

  难道真的是这个人救的自己?斑蒙心下琢磨着,他的虽然看上去三大五粗的,其实心下还是颇为仔细。

  叶重仔细检查散落在地面那堆木鸟的残件。他的心头颇为惊异,这是一种他从来没见过的飞行器。灰色木片拿在手上轻飘飘的,但是质地极硬。这一点,从地面上的碎片就可以看得出。这些残件虽然连结部位全都打散了,但是每一片都保持得极完整,没有受到损伤。

  这在叶重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第一枚旋梭叶重使用的是攻击模式,它的威力非常恐怖,能够洞穿普通光甲,就算那些高级光甲,被打中了,想不留下个伤口也不可能。

  但是这只木鸟,虽然所有的结构全都打散,但是每一块木片都非常完整,这足以说明这些木板的强度。

  叶重尝试着用双手扳手上的这块木板。

  斑蒙看到一个他从来没看到过的情景。下面的那个男子,居然非常轻松地把五厘米厚的歧枝木木板变成半圆。

  这,这怎么可能?

  斑蒙瞪大眼珠,半天说不出话。他从来没有听说谁能把五厘米厚地歧枝木木板弯成半圆,他似乎都听到歧枝木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太恐怖了!这家伙是野人吗?

  啪!一声脆响。那人手上的歧枝木断成两截。

  斑蒙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下面那位男子,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了!

  叶重皱了皱眉头,这木头好硬!比起那些普通合金都要硬,难怪他可以用来的作成飞行器。从物理性能上来说,它有着足够地强度。叶重对自己的力气非常了解,普通的合金板,在刚才他的那股力量下,绝对化成一堆碎片。

  而手上的这块灰色木板,断口处呈几乎规整的锯齿状。

  这倒是非常合适的制作光甲的材料,叶重心下寻思着。有足够的强度,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地质地比起骨材来都要轻得多。如果使用这种材料制作光甲,那光甲的速度一定会达到非常恐怖的数值。

  就是不知道。它地其他方面的性能如何,这需要使用特定的仪器来进行专业的测定。物理性能只是制作光甲材料所要求的最基本性能而已。

  突然,叶重发现了木片堆中地一个圆球状物体。

  咦!这是什么东西?

  看上去倒有几分和辰驾驶仓里面的生物光脑有些像。但是生物光脑的透明性远比它要高。叶重把它拿在手上,立即发现了它和生物光脑地区别。生物光脑质地非常的柔软,就像液体一样,而这个半透明圆球质地很硬,更像某种矿石。

  “这是什么?”叶重突然抬起手上的半透明圆球。抬头问正悬在半空中的斑蒙。

  斑蒙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浑圆仪!”

  说完之后斑蒙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高喊:“英雄,放我下去吧!”此时他的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眼前这家伙肯定不是普通人。十有是高级射手。他可是听说本领高强的人,他们的脾气大多都十分怪异。斑蒙可不想触霉头。

  英雄?叶重突然想到了奎,奎也曾对他说过英雄这个词。可是那个总是带着洒脱笑容的人,却已经带着无数遗憾和不甘,化作一团血肉了。

  再想到不知怎么和自己失散地牧殇,叶重心头刚才升起的那一丝好奇立即无影无踪。

  斑蒙突然感觉颈后似乎有些松动,转过头去,他顿时魂飞魄散!那枚黑钉就像活物一样,似乎要想从树干中挣扎而出。

  啊啊啊啊……在斑蒙的直入云霄的干嚎中。那枚黑钉倏地从树干中脱离。斑蒙只觉得脖子后面一松,整个人便向下掉。

  叶重瞥了一眼一直惨叫斑蒙,轻轻伸手把他接住。

  闭着眼睛的斑蒙依然在引吭高歌,高亢的男高音刺人耳膜,饶是叶重定力过人,也颇感吃不消。手上微微用力,斑蒙就带着长长的拖音,像个沙包一样朝不远处跌去。

  叶重把注意力重新放到另一只手上的不透明圆球上,这个叫做浑圆仪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呢?叶重有些琢磨不透。

  斑蒙终于找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虽然他只在一个泥坑之中。他停止了招牌式音杀,偷偷用眼睛小心地看着那名男手。这绝对是一位高手,能够么轻巧地把自己扔出去,不是高手怎么可能办得到?

  “浑圆仪是做什么用的?”叶重没有回头,淡淡地问,但是语气中自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控制木鸢的。”斑蒙一边回答一边小心李翼地站起来。考我么?每个人都知道的问题也来考我?以为我是弱智啊?斑蒙在肚子里骂骂咧咧。

  原来那只木鸟叫做木鸢啊,叶重恍然,旋即心头升起更大的疑惑,这个圆球怎么来控制飞行器?难道这也是一种新型光脑?

  叶重百思不得其解,看来这个问题还是要落在这个人身上了。

  “你叫什么名字?”

  “斑蒙。”斑蒙的眼光有些畏缩,说实话,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胆子小,但是每次他的目光扫过这名陌生男子地眼睛时。他心里都会一阵哆嗦,那感觉就像脖子里突然掉进了一块冰一样。

  “这是哪里?”叶重看了看周围,太陌生,他找不到任何相关的信息。他相信这绝不是他以前来过的任何的地方。

  “当然是两岸森林啰。”斑蒙嘟嚷着。他弄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老是问他一些每个人都知道地问题。

  “两岸森林?”叶重在脑海中仔细搜索,但是没有任何印象。刚刚通过辰看到的那团黑雾,把整片森林一分为二,估计两岸森林的名字和这个有关。

  “最近的城市是哪里?”叶重问。如果找到了最近的一个城市,也就更明白地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正确地理位置。而几乎所有的疑问都可以游刃而解。

  “也塔市。”斑蒙小心地回答。

  叶重皱起眉头,这又是一个没有听说过的城市,他的心中升起几分不详的预感。

  看到叶重皱起眉头,斑蒙心头一跳。

  “你来带路。”叶重不由分说地拎起斑蒙,斑蒙完全蒙了,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指方向。”叶重面无表情道。

  斑蒙心头又是一跳。连忙说:“向西走,一直向西走,过了一条河就到了。”

  一直被藏在不远处地辰被收回空间钮里。叶重一只手拎着斑蒙,脚尖陡地发力。

  “哇!”高吭的男高音再一次在丛林中响起,惊起飞鸟无数。

  树木在斑蒙的视野中飞快地倒退,迎面地劲风吹得他几乎睁不开眼。他完全被吓傻了!

  太,太快了吧!

  他的心里直哆嗦,这怎么可能是人类可以达到的速度?这速度比起自己驾驶木鸢的速度都要快。最刺激的是。这名男子敏捷得根本不像人类,他不断从一根树枝上跳到另一个树枝。

  斑蒙无法形容他现在地感受,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由于被叶重抓住腰部拎在手上。斑蒙面朝地下。地面在他的眼中一下子急剧放大,一下子急剧远离。

  只一小会,他就感受胸口发闷恶心想吐。于是他干脆闭上眼睛。

  渐渐,他平息了下来。他发现,这名看上去十分寒冷地男子其实并不是非常凶恶,起码到现在为止,自己全身上下没有少一根毫毛。

  “是不是这?”

  斑蒙睁开眼,入眼的是一条大河。河面有一百多米宽,湍急的水流不时卷起浪花。河岸两旁。树木丛生,河滩上全是一块块鹅卵石。

  斑蒙不能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会功夫就到了澜水河?

  到这里,就算自己驾驶木鸢的话,也需要大约两个小时,这人怎么可能半个小时就到了?他腿上装了什么飞行器吗?

  斑蒙的目光不由朝叶重的腿上望去,然而看到的只有一双匕首。

  抬头朝叶重看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依然丝毫波澜,似乎刚才这一番剧烈的活动丝毫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就连他地呼吸还是那么悠长平稳。

  “是不是这?”叶重平静地看着斑蒙,再问了一次。

  触及到叶重的目光,斑蒙心中一寒,刚想开口。

  突然,叶重的神色一动,紧接着手腕用力,把他甩了出去。

  迅速转过身子,叶重朝身后望去。

  一只叶重从未见过的奇异生物出现在叶重面前。它体形像牛犊一样大小,两眼微红泛着凶光,下面长有三足,其中一只踩在一块岩石上。头顶长有一个黑色弯角,上面有着一圈圈黄色花纹。背上有一根长满尖刺的尾锤。

  “三足獠!”斑蒙失声惊呼,声音带引寻明显的颤抖。

  这下完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三足獠,自己的动气实在太背了!斑蒙的心中充满了绝望。只有全副武装的射手才有可能战胜这种凶悍的动物,它们来去如风,行动快若闪电,人类徒手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那只三足獠踩在岩石地上的那只软足突然发力。像一根箭一样朝那名陌生男子飞射而去。

  斑蒙想闭上眼睛,可是来不及。

  后面发生的一系列的电光火石地变故实在太快了,完全超出了他的应变。

  那名男子的身影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嘶,非常轻然而又非常清晰的声音。就像一张白纸被划破的声音。

  那名男子出现在三足獠的身后,他就像凭空出现在那里一样。一直瞪大眼睛的斑蒙根本没有看清他到底是怎么换了位置的。

  啪,跃至半空三足獠突然失去平衡,硬生生地掉在河滩上。

  三足獠掉在河滩上,立即像死物一样一动不动。然而从斑蒙这个方向,却正好可以看到三足獠的颈部有一道极细的血线。

  几秒之后,像一个高压水管突然破裂一样,一蓬血雾从那道血线处喷出,把它颈部周围地鹅卵石全染红了。

  斑蒙几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

  这场风波对叶重来说连小插曲都算不上。这种叫做三足獠地生物在他看来是典型的外强中干。无论是速度还是灵活性,还是攻击手段都乏善可陈,比起赤尾兽差得不是一截两截。

  他走到斑蒙面前:“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走?”

  太帅了!这简直太帅了!斑蒙已经无法形容自己对这位陌生男子的崇拜之情。他相信,就算是那些号称强大的射手,也绝没有人能够在徒手的情况如此轻松击毙三足獠。

  偶像啊,这绝对是偶像级人物!斑蒙地眼睛里开始到处是星星乱飞。

  蓬!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他感觉自己像飞了起来。

  哗啦。他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河中。一时间,所有地臆想立即不翼而飞。

  “哇哇哇……救命啊!这里面有食人鱼……”

  终于到了。

  叶重抬眼望去。一座在他看来非常古怪的城市就呈现在他眼前。

  天空上不断地有各种外形奇奇怪怪的飞行器飞来飞去。这些飞行器的奇怪程度就就连叶重这种见识多广,见过各种各样光甲的人,也从来见过。其中就有和斑蒙驾驶的同款飞行器。

  出城的行人无不把诧异的眼光投向叶重。

  叶重一身新奇的服装,再加上他手上地拎着的斑蒙,全身湿答答的,又是泥又是草,想不引人注目也不容易。扫视四周,叶重很快便发现了问题。

  “你家在哪里?”叶重把斑蒙丢在地上。

  “我家?”斑蒙立即像触电一样跳了起来:“你想干嘛?大哥。我和您无怨无仇,你问什么我说什么,一路也无比配合,也没给大哥您添什么麻烦。您看,你是不是放了小弟……”

  斑蒙哭丧着脸,叶重以实际行动告诉他,最好是配合一些。所以他后面也是老老实实的,不敢玩任何花样。他唯恐叶重伤害到他的家人,当下只有苦苦哀求。

  “借宿一段时间。”叶重的话依然一如既往的简洁干脆。

  “借宿?”斑蒙一愣,上下打量叶重,却发现对方依然如往常那样看着他,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再想想对方的手段,到嘴边的拒绝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

  “多久?”斑蒙小心翼翼地问,他可不想给家里请来一尊瘟神,再说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叶重想了想:“三个月。”

  “三个月!”斑蒙的脸立即垮了下来:“不会吧,大哥,小的家境贫寒,大哥您要借宿也去找那些富户嘛,他们肥得流油,而且以大哥您的本身,谅他们也不敢不答应不是……”斑蒙有些得意,自己今天的嘴皮子特溜,一改往日木讷之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刺激过重寻致的。

  叶重没说话,只扬了扬眉,朝斑蒙的脖子那里多看了两眼。

  一股寒意陡然间从斑蒙心底最深处泛起,河滩上那只三足獠灰暗的双眼和脖子上细细的血线浮现在他眼前,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天啊!自己怎么忘了这可是一位杀神!

  斑蒙这下有些慌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强悍的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他又不想把叶重带回家。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弥漫着危险地味道!

  斑蒙尝试着鼓起勇气,然而当他看到对方的目光逐渐变冷,不由脱口而出:“没问题!没问题!”话刚出口,他就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

  “带路吧。”叶重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味道。说实话,如果这个小家伙真地拒绝的话,叶重也并不会杀了他。当然,苦头还是免不了。

  叶重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和殇所说的电影中的那些反派有些相像,这个念头让他勾起了对殇的想念。虽然殇总是让人有些头痛,但是对叶重来说,牧和殇就像自己的兄弟一样,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兄弟有些毛病而讨厌他。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叶重有些悠悠地想。

  殇已经命令整个舰队进入幽灵星。不管怎么说,叶重在这这个地下基地消失的,那问题就一定出现在这个基地。没有找到答案之前。殇是绝不会离开的。

  而且这个地下城市里物资极为丰富,极其隐蔽,用来躲藏再合适不过。

  而幽灵星上的赤尾兽和光甲残骸早就被殇下令打扫一空。而双方战斗留下地战斗痕迹也在一次沙暴之后踪影全无。

  无数人为之传颂的杰的舰队,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大家都以为他们已经葬身死亡碎星带。

  阿尔瓦地舰队顺利地从死亡碎星带冲了出来,虽然他的舰队已经基本被打残,但是这依然无法阻止他成为一个传奇!

  无数人前来加入他的舰队,而他的声望重新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刚刚完成跳跃之后,就在他不远处地幽灵星,有着一群藏在黑暗的人在窥视着他们。

  所有人都认为。杰,这个原本可以成为另一个传奇的名字,没有受到命运地眷顾,和他那只同样神秘的舰队一起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当这支舰队重新出现在人们眼前时,唤起人们的,仅仅是回忆吗?

  斑蒙无精打采地在前面带着路,浑然不顾路上行人对他狼狈模样投来的异样目光。

  “只要你合作。我保证你全家的安全。”叶重淡淡道,他现在也有实力说出这样话。

  斑蒙蓦地精神一振,不过旋即继续消沉下去,他在腹中暗骂:,你要不去我家,我家更安全。

  不过眼下他却是敢火不敢言,耷拉着脑袋走在前面。

  叶重颇感兴趣地看着周围,这里的一切,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地方都不相同。这里他完全看不到金属,见到最多的便是各种木材。所以楼房都不高,一般大多是三层楼地低矮平房。

  “为什么这里没有金属?”叶重问斑蒙。

  斑蒙心不在焉道:“金属?金属是什么东西?”

  这一下把叶重问住了,想了想,他取出自己的匕首,递到斑蒙面前:“就这类似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