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节 这个世界太危险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13      字数:14488
  正在心中琢磨的叶重看到把玩着匕首爱不释手的斑蒙,他平静道:可这把匕首就送给你吧。”

  “送给我?”斑蒙惊喜地问。

  “嗯。”叶重依然面无表情,但是在斑蒙眼中,却是恨不得上去亲两口。叶重用的匕首并不十分高级,因为这是消耗品。守护的那把匕首倒是天下无双,但是他已经把守护送给了芮冰,那两把匕首自然不能留给自己。

  “那你们这里切割用什么?”

  “光刀啊。”斑蒙现在对叶重已经是另眼相看,他外表粗豪,心思却非常细。对方愿意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那说明对方并没有敌意。否则的话,对方根本不需要来这些虚的,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多。所以现在他对叶重问的问题也更为上心,不过他心中却不由升起几分疑惑,这名男子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光刀?拿给我看看。”

  斑蒙悉悉索索地口袋取出一块两根指头宽的扁平平板。

  叶重接过来,仔细查看。这个东西入手很轻,本身应该是由一种不知名的木头制作而成。这块平板大约两根手指头宽,长大约十厘米,厚度约一厘米。平板表面是淡素色,尾部有一个挂钩,靠近挂钩处有一块绿色的石头,而在头部则有一个红色按钮。

  激光刀!

  叶重看到这个东西第一眼就明白它是什么。那块绿色石头应该是为它提供能源的,而红色按钮是激发器。叶重尝试着按下红色按钮,果然一道白色光刃倏地从它头部吐出,狭长如同刀形。

  白色光刃凝练如实质。而且吐出的光刃形状非常好,边线非常清晰。

  叶重蹲下来,轻轻地用手上的激光刀在地面一划,手没有感到任何阻力。而地面上已经留下一个非常深地伤痕。

  好高级的激光刀!虽然面色如常,但是叶重心底非常震惊。

  激光刀并不算什么高科技,叶重以前也用过许多。但是激光刀有一些难点,比如它的能量化程度,也就是它的光刃凝练程度。光刃越凝练,它地光刃边线就越清晰,这样它的切割性也就越佳,切割出来的切割面越光滑。

  这便是一直困扰激光刀发展的重要问题。就叶重所知,现在的激光刀根本无法做到如此凝练。这也为什么大多数高级光甲都喜欢用合金剑,而不是激光剑。

  而且激光刀如果和对方拼斗的时候。产生的实体激光束非常容易晃动。而刚才叶重试着用手头上这把激光刀切地面时,它的光刃部分却没有丝毫晃动。

  这是一把非常高级的激光刀!

  “喂,你们两个。当街破坏公物,罚款三十奥,这是罚单!”一位红衣老太太气势汹汹冲过来。

  叶重起身,转过来,目光落在老太太身上。

  斑蒙顿时脑子轰地炸了开来。天呐!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这老太婆明显不是找死吗?万一这杀神恼羞成怒。那……

  一想到后果,斑蒙眼前仿佛被一片血海笼罩,整个街道上血流成河。不寒而栗。

  “看什么看?怎么?不服气?告诉你,奶奶我从三十年前就在这条街上混,嘿,还真没人敢在这撒野!想和奶奶我叫板,小样,你还太嫩!”老太太怒目圆睁,捋起袖子,露出一条青色纹龙在层层皱纹中翱翔。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斑蒙已经彻底绝望了。他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陌生男子可绝不是个好说话地人。那三足獠在他面前。也就是举举手的功夫,他哪里能容得下别人在自己面前这样怒骂。传说中那些高手们个个稍有不喜就动辄杀人,视人命如草芥。

  斑蒙觉得自己的人生灰暗极了,不知道上辈子倒了什么霉,招惹上这样一位杀神。

  想到一旦这位高手暴起杀人,那自己地前途可就完了!天呐,满天的神佛啊,救救我吧!

  “钱,掏钱。”

  斑蒙依然紧闭着眼睛,他不敢看,他相信,场面一定很血腥。

  “钱,掏钱!”

  咦,这不是那个冰冷男的声音吗?斑蒙反应过来,睁开眼睛。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叶重偏着头,平静地看着他,示意他掏钱:“掏钱。”

  而那名老太太,依然保持着怒目而视的模样。斑蒙立即反应过来:“好好好好!钱!钱!”斑蒙忙不迭从口袋中掏出钱来。

  倒没想到,这个男人的脾气倒不像自己相像中地差啊。斑蒙一边掏钱一边想。他听说,但凡是高手,脾气都不会太好,恃强凌弱,大概是最常见的事。

  “哼,这还差不多。”老太太豪气云干地从斑蒙手上一把抢过钱,转而塞给他一张罚单。

  叶重像没有丝毫影响般,朝斑蒙道:“走。”

  一路上,斑蒙不时把眼神偷偷看叶重。他觉得这名陌生冰冷男总是让人无法看透。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默默前行。

  “喏,到了。”斑蒙小声道。这是一幢三层楼的小房,带着一个大约两百多平米地院子。

  推开院门,斑蒙高喊:“我回来了。”

  “蒙蒙回来了啊!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屋里传来一个女声,紧接着一位中年美妇走了出来。她胸前系着一条碎花围裙,头上挽了一个高高的发髻。看到斑蒙狼狈的模样,她大吃一惊:“这是怎么了?你今天不是去驾驶木鸢了吗?怎么弄成这模样?难道是出故障了?”

  “那个该死的老板,居然卖给我一个水货,在半空中解体了!”斑蒙咬牙切齿地咒骂,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木鸢是被身后的冰冷男击落地。

  “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斑蒙的母亲小心地取来一个毛巾。替他擦脸直到把斑蒙的脸擦干净,斑蒙地母亲才注意到叶重地存在:“这位是……”

  “他是我的同学,父母出了远门,我就叫他这段时间干脆住到我们家。”斑蒙睁着眼说瞎话。流畅无比,让叶重小小地惊讶了一番。

  “伯母好。”叶重很有礼貌地喊了一句。

  “来来来,快点进来!难得家里有客人,就当自己家一样,不要客气啊!”从没有看到这种奇怪装束,斑蒙的母亲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不过旋即热情地招呼叶重。此时的叶重,脸上的线条不再冷硬,相反,因为线条柔和。再加上他本人就体形颀长,看上去还有一丝斯文气息。

  斑蒙睁大眼睛,不能置信地看着叶重。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冰冷男能做出这样一副乖乖男的模样,全身上下完全没有一丝杀气。

  完全无视惊呆了的斑蒙,叶重跟着斑蒙的母亲走进屋内。

  屋内的摆设叶重看不出好坏,至于到处摆放的奇奇怪怪地东西,他也只好当作不认识。眼下可不是研究这些东西的时候。

  就这样安静地坐着,叶重看上去是一位非常有教养的青年。

  晚饭非常丰盛,斑蒙地父亲工作非常繁忙。就是吃饭也带着几分行色匆匆。

  他们给叶重安排了一个专门的房间。

  趁着只有他和斑蒙两人在楼上,叶重突然拎着斑蒙闪电般进入自己的房间。只到这个动作出现,斑蒙才想到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的斯文乖乖男,其实是一个杀人不眨眼,不,是杀三足獠不眨眼的恐怖家伙。

  “你要干什么?”斑蒙强自让自己镇定。

  “我有问题问你。”那个斯文乖乖男立即变成冰冷危险分子。

  “什么问题?”

  是啊,自己人什么开始问呢?叶重有些犯难了。这里几乎所有地东西他都觉得异常陌生。突然想到了斑蒙的木鸢,叶重脑海中闪过一念头,安全第一!

  他首先要知道什么人或者东西能对他的安全产生威胁。

  “你们这最强地人是什么人?”

  “最强的人?你说的是也塔城么。嗯,让我想想,应该是多咖吧,他可是六级射手!”斑蒙想了想,不敢肯定道。

  “射手?射手是什么?”叶重继续问。

  “天啊,老大,你难道从外星来的么?连射手都不知道?”斑蒙夸张地高喊,不过看到叶重的眉毛向上挑了挑,连忙收声。

  “呃,怎么解释射手呢?射手,他们拥有最强的神念,弹无虚发,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战士。”斑蒙绞尽脑汁,才想出这个不算解释的解释。

  叶重有些明白了,原来是远程战斗人员。再想到这里如此发达的激光技术,那远程技术发达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叶重有些皱起眉头,这里地激光技术如此发达,也不难想像如果制成枪械,它的威力有多大。近战师士最讨厌的大概便是能够给自己带来严重威胁的远程攻击。

  可是,什么是神念呢?

  “什么是神念啊,这叫我怎么说,你有神念的话,你可以用它来操纵飞行器,也可以用它来操纵枪炮。”斑蒙手比划了半天,也比不出个所以然。

  “你用来我看看。”叶重道。

  想到自己那微弱得可怜的神念,斑蒙的脸腾地红了,呐呐了半天:“我……我的神念太弱了。”

  “哦。”叶重便换了个问题:“你这里有武器吗?”

  “武器?”斑蒙立即惊得跳了起来:“你想干嘛?”

  “看看。”叶重颇为奇怪斑蒙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

  “我连最低级的飞行资格证书都没有,怎么可能拥有武器。想要拥有武器,首先你得获得中级飞行证书,其次。你的神念需要过四级。一些威力强劲的武器,它们地要求更严格。”斑蒙解释道。

  “那到哪里可以弄到?”叶重问。

  斑蒙摇摇头:“你没有执照,别人根本不会卖给你。”

  “抢就是了。”叶重很随意道。不过他也没想到这里的武器管制居然如此严格,这和他以前到过的地方完全不同。无论在哪。光甲都是可以随意买的。

  可怜地斑蒙小脸骇得雪白雪白,他艰难地吞口水:“你不用打这个主意,每个武器店旁就是司法厅,里面高手如云,任何意图不轨的人会立马被打成马蜂窝。”

  “这样啊,那计划就要制订得周详些。”叶重若有所思。

  疯子!绝对是疯子!这家伙如果真要去抢劫,那可就惨了!斑蒙连忙说:“别急别急!我朋友那里有一把单管热能枪,明天我带你去看。”

  叶重想了想,点点头:“嗯,好。”

  “你那天驾驶的木鸢是什么等级的飞行器?”叶重又想到一个问题。

  斑蒙脸再一次红了:“最低级的。”

  叶重再一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里的科技果然有独到之处。一个最低级的飞行器,能够经过旋梭的攻击而只散架,而不是被击中处粉碎。无论是那木鸢还是那把激光刀。都让叶重对这里的科技不敢丝毫轻视,相反,他充满了谨慎。他并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东西能对自己产生威胁。

  而斑蒙口中好几次提到的神念,叶重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

  “你去休息吧。”叶重地话让斑蒙如蒙大赦。

  第二天。

  斑蒙和叶重走在路上。叶重已经换了一套斑蒙的衣服,看上去带着几分学生气。而他有意把脸部线条放柔和,这也让他看起来更无害。不过斑蒙可没有再被假象所迷惑。很小心地对叶重道:“我们要先去学校,放学了之后才去能”

  斑蒙一直是个好学上进的学生,虽然神念依然十分弱小,但是若论其刻苦程度,却少有人能及。他从来没有旷过一节课,他也只是尝试着这样对叶重说,如果叶重不答应,他也只有硬着头皮地旷课了。身家性命和上课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地。

  没想到叶重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好。”

  学校。在叶重的概念中,是一个能够更容易了解世界的地方。

  似乎无论什么地方的学校总是相差不大,起码在叶重看来是这样。这个学校规模并不大,但是叶重已经见到许多奇形怪状的飞行器。从斑蒙地言谈可以听得出,这只是个普通的学校,不算好也不算差。

  他还注意到路上有许多学生看到斑蒙都会指指点点,鄙夷之色尽显。

  “他们讨厌你?”叶重问。

  “大概是吧。”斑蒙故作轻描淡写道。

  “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因为我的神念太弱小了,可是偏偏想做一位飞行者。”斑蒙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不过叶重还是听得出其中地失落之意。

  “怎么不换一种职业?你的身体更适合格斗。”叶重建议。在格斗方面,叶重可是有着绝对发言权,有着界者实力的他,已经达到了格斗的最高颠峰。斑蒙体形匀称,四肢健壮有力,很适合学习格斗。

  “格斗?格斗有什么用?没一点实用价值。”斑蒙不以为然。

  没有实用价值?叶重有奇怪,格斗怎么会没有实用价值。就算在格斗最为没落的五大星域,格斗家依然被视为能够对师士造成威胁的职业之一,而在河越星域叶家和桑族更是以格斗而闻名,至于自由星区,格斗和调培是两个最热门的职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格斗无用。

  “你听谁说的?”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神念才是一个人实力地根本,没有神念的人一无是处。”摇摇头,斑蒙非常肯定的道:“我们学校最小最弱的社团就是格斗社团,嘿嘿,只有三个人。射手协会随便去个人就足够把它挑翻。”

  对于格斗的力量,叶重懒得去争辩。

  叶重很自然地跟着斑蒙进入教室,斑蒙也无计可施,这个冰冷男还没到能够听他话的地步。同学看到斑蒙和另一个陌生人进入教室,个个投来诧异的眼光。斑蒙也只有硬着头皮,视若不见。

  “嘿,小斑斑,今天怎么领了个朋友来?”一个发型非常怪异的家伙凑了上来,他头上就像在一块光滑可鉴的圆石上种了一排韭菜。他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斑蒙。

  接着他转过身来,打量着叶重:“我说兄弟,你怎么跟这废物混在一起?难道你也是个废物?”

  教室里响起一阵哄笑,斑蒙脸惩得通红。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叶重都是一个斯文瘦弱的学生。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似瘦弱的身体里蕴含的是何等惊人的能量。

  “你说什么!多啡,别以为你老爸是个六级射手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还不是仗着你老爸的名头!”斑蒙惩红了脸反唇相讥。

  多啡的老爸是多咖,也是也塔城唯一的一名六级射手。多啡自小就心高气傲,最不喜欢别人说他仗着他老爸的威风,当下冷笑:“行啊,斑蒙,看不出来,几天不见就不知道自己有几两重了,哼哼。”

  说完,带着冷笑是掉头就走。

  教室里其他同学诧异地看着斑蒙,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忍气吞声的斑蒙居然站起来反抗。他们哪里知道斑蒙生恐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惹恼了自己身旁的这位杀神,今天也是鼓起勇气。

  叶重和斑蒙坐在最后一排。叶重对这些小孩之间的意气之争没有半点兴趣,更不会为这么无聊的事情动气。在他看来,如果对谁有意见,直接动手就是了。嘴上占便宜没有实际意义。

  “刚才为什么不动手?”叶重问斑蒙,随即补充了一句:“你不用顾及我。”

  我当然不是顾及你!斑蒙在心里暗骂,这里所有人加起来也打不过你。斑蒙是担心叶重在学校里杀人,那他就脱不了干系了。

  “打架他打不过你。”叶重评价了双方的体形,做出这样的判断。

  “打架有什么用?他有执照,有武器,想杀我容易得很。”斑蒙对叶重的话非常不以为然。

  “那你就先杀了他。”叶重的话让心中陡地一寒的斑蒙庆幸刚才自己做得是多么正确。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杀过多少人。

  正在这时,老师进来了,他是一名相貌平凡的中年男子。

  老师连看都没看斑蒙这边一眼就宣布上课。

  这节课讲的操纵神念的一些小技巧。

  只听了一会,叶重就明白神念是什么东西。神念就和术承师的精神非常类似,但可能由于锻炼方法的差异,神念更趋于集中,而术承师修养的精神则是一种分散的方式。不过两者在本质上,是完全一样。

  了解这一点之后,叶重心中愈发不敢大意。对于擅长精神类的术承师的能力是何等的诡异难测,他可是有着非常深刻的印像。而具备这个特点的专业战斗人员的实力,又会达到一个怎样的高度?这一点,叶重也没有把握。

  这个世界很危险,做人要低调,一定要把自己伪装好。这是叶重想到的第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