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节 压力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14      字数:10346
  多咖的书房很大,容纳十几个人并不显得拥挤。里面坐着七八个人,有些人在悠闲地喝着茶,有些人两三成堆地小声讨论着,有人闭目养神,而有人已经睡着了,正打着非常有节奏感的呼噜。

  “小莫儿回来了。”说话的是多咖,他是这里的主人。

  “嗯。”殊莫儿乖巧地点头。她是这群人这中最受宠爱的一个,大家都毫不吝啬把地自己的关注和善意给这位美丽而又善良的小女孩。

  不过不要被她的纯情的外表欺骗,她的实力却不含糊,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六级射手,不仅说明了她出色的天赋,同样足以证明她的刻苦。而且她还拥有远超过她这个年龄段射手的实战经验,这点尤其难能可贵。

  “莫儿,今天玩得开心么?”说话的是魏正,他是整支队伍中年龄和殊莫儿最为接近的射手。今年只有二十四岁,虽然比起殊莫儿要大四岁,但是这个年龄依然能够让他被称为天才。

  也不知道为什么,殊莫儿很不喜欢魏正。按道理,魏正无论是长相是身世,都非常杰出。魏正出身世家,有着极佳的教养,任何时候都带着迷人的微笑,举止风度令人觉得十分舒服。而且拥有希丁族血统的他,容貌不输任何一位美男子。要知道,希丁族向来以多俊男而著称。

  在许多女人心目中是完美男人代表的魏正,殊莫儿却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魏正的实力强劲,而且大家又在一支队伍中,她绝对不会假以颜色。在她眼中。她甚至觉得魏正还没有经常酗酒的爱德华令人亲切。

  偏偏魏正似乎对殊莫儿非常热情,令殊莫儿非常苦恼。本来这次魏正就想和她一起出去,殊莫儿花费了半天地时间才推辞掉。

  虽然心中有一些不舒服,但是她嘴里还是乖巧道:“嗯。很开心,谢谢魏大哥。”

  魏正露出一个极为迷人的微笑:“莫儿玩得开心就好。”

  “莫儿,今天遇到什么好玩的事?看你那么开心。”多咖颇感兴趣地问。

  一谈起今天的事,殊莫儿就来了兴趣:“多咖大叔,莫儿今天遇到了一个好有趣地人!”

  多咖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宠溺,笑着问:“什么人能让我们的莫儿这么兴奋?”

  “哈哈,不会是我们的莫儿遇到了自己心目中的情郎吧。”打趣的是朋阿察,他是一行人之中年龄最长者,红通通的酒糟鼻,头上杂乱的鸟毛横生。性格却像孩童,最爱开玩笑。

  魏正脸上依然挂着迷人的笑意,只是眼中闪过一光芒。

  殊莫儿急声辩解:“不是。才不是呢!我今天遇到了一位好厉害的武器制作师,他可是曾经给一位八级射手制作过武器地哦。”

  “哦,也塔城有这样的人物?”原本闭目休息的人都坐了起来,大家都对这个消息大感兴趣。

  多咖皱着眉头:“不可能啊,如果有这种人物。我肯定知道。倘若说制作武器比较不错地,这一带大概也就只有一位叫做克里斯汀的武器制作师。不过她的技术虽然还不错,却还没到能够为八级射手制作武器的地步。”

  殊莫儿得意一笑:“嘻嘻。你们说的那位克里斯汀我今天也遇到了,她就是那位武器制作师地学生。”忽然,殊莫儿的表情有些古怪,她想到了克里斯汀,这个女人,有些可怕!

  魏正敏感地捕捉到殊莫儿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眼中寒意渐浓,然而脸上地笑容却愈发迷人。

  多咖惊奇道:“克里斯汀的老师?这我还真的没听说过。如果真的是克里斯汀的老师。这倒是蛮有可能。”

  殊莫儿神秘道:“是啊,那位八级射手你们肯定都知道。”

  “是谁?”朋阿察好奇地问。

  殊莫儿得意道:“沙娅,大家都知道吧。据说她用一块龟纹木换了这把光枪。据说那把光枪能够穿透五厘米厚的云间石靶。”

  众人耸然动容:“穿透五厘米厚的云间石靶?厉害!”

  殊莫儿更加得意,好像那把光枪是她做的一般:“你们肯定猜不出那把枪是用什么做的。”

  “什么做地?光星桦木?还是夜雾?”朋阿察大感兴趣。

  “嘻嘻,错了!”殊莫儿和朋阿察关系极好,她俏皮一笑:“我就知道你们猜不到,当时我听了也是大吃一惊哦,那把光枪居然是用最普通的雪斑蓝杉制作的。”

  “不可能!”好几人异口同声惊呼。

  原本还有几分睡意的人此时也都是一脸震惊,众人面面相觑,这个消息委实惊人。雪斑蓝杉制作的武器竟然能够穿透五厘米厚的云间石,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小莫儿,快带我去!哈,我老朋也要一把这样的光枪!”朋阿察两眼放光,一脸迫不及待,恨不得立即冲到那位神奇的武器制作师那里去。

  殊莫儿有些为难道:“朋朋,那人脾气很古怪呢,我都没想到什么办法。再说,沙娅那把光枪是用一块龟纹木换的,你有什么好东西和他换吗?”

  朋阿察顿时没精打采,像霜打了的茄子:“没有,龟纹木那玩意只有达克尼斯深处才有,我老朋还没那本事跑到那么险恶的地方。”

  “朋朋不要着急哦,我也正在想办法呢,反正我们要这里呆好久,慢慢想办法嘛。”殊莫儿连忙哄朋阿察。

  众人皆默然,像龟纹木这类的东西,大概也只有八级射手才可能有。他们都只是六级射手,和八级射手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有着相当的差距。

  正在这时,有人风风火火地冲进书房,却是一名浓眉男子。

  “内维尔,怎么了?”问话地是宗文。他也是整支队伍的首领。宗文面相清瞿,两眼极为有神,今年四十的他正处于一位射手的黄金时间。内维尔平时素来沉”,遇事冷静,今天这风风火火地模样让宗文有些惊讶。

  所有人的目光立即汇集在内维尔的脸上。

  平时憨厚稳重的内维尔两道浓眉一扬:“我刚刚遇到一个人。”

  “什么人?”宗文的脸色有些凝重,如果是普通人,内维尔一定不会是这样的表情,他们这群人,谁没有几个仇敌?难道是内维尔遇到以前的旧敌?

  “今天我在街上乱逛,忽然感觉到不远处似乎有人抢劫。我便朝那里跑去,没想到却看到惊人的一幕。一个人。两个劫匪给消灭了。”内维尔沉声道,他的表情很凝重。

  朋阿察哂道:“我说小内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个人消灭两个劫匪。这太正常了,值得这样一惊一咋地么?要是遇到我老朋,哼,七八个人都不在话下。”

  所有人看向内维尔的目光都带着不解,朋阿察说出了他们心中的疑惑。

  内维尔摇头:“一个人消灭两个劫匪是不稀奇。但是如果他是徒手地呢?”

  “徒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内维尔点点头:“是徒手!对方两人手上都有光枪。”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说话。徒手一人面对两名持枪劫匪,如果是自己的话,这其中的胜算该有多少?很快。众人就得出结论,除非对方并非射手,否则徒手的情况下,他们没有任何胜算。

  “那两名劫匪都是射手,一个是三级,一个是四级。”内维尔地话,让众人猜测中的唯一可能也消散。

  “不可能吧,就算是八级射手,也不可能徒手面对两位持枪射手。”魏正有些怀疑地说。

  内维尔深深地吸一口气:“这是我亲眼所见!而且他们当时的打斗正好在我地神念笼罩范围内。”

  所有人顿时默然。他们都明白,眼睛会欺骗人,但神念是绝不会骗人的,更何况,还是一位素来沉”的六级射手的神念感应,那是绝不会出错的。

  “那个男人很冷酷,出手非常狠辣,他只用了一招,便扭断了两名劫匪的喉咙。我后来去检查了两具尸体,两具尸体的喉咙已经完全粉碎!”

  内维尔低沉的声音像梦呓一样,在众人心中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房间里静悄悄,空气像重铅一样的压在众人心头,令人喘不过气来。每个人都在想,如果是自己遇到这样地可怕的家伙,能不能取胜。

  内维尔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苦笑道:“而且我发现,如果我一个人面对他,是没有半点胜算。”

  这句话一出,举座皆惊。

  宗文有些勉强笑道:“你也不用如此妄自菲薄吧,好歹你也是六级射手。传出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都是一群水货呢。”

  宗文的话让众人精神一振,可不是,他们可已经步入高手之列的六级射手,可不是到处可见的普通货。

  内维尔脸上的苦涩之意更浓:“因为我发现,在他动手的那一刹那,我的神念完全无法感知他,更别说锁定了。”

  “怎么可能?”这下连一向镇定的宗文都忍不住了,其余众人无不是为之色变。

  看到大家的震惊。内维尔反而冷静下来:“是真的,他的动作太快了,就像闪电一样,我完全无法看清楚。他似乎能够察觉我的神念,在他动手的一刹那,我的神念里便失去了他的踪影。”

  他露出回忆的神情:“他是我见过出手速度最快,身手最敏捷的人。他手上的力量很大,那两名劫匪的喉咙完全粉碎,可以想象他一击的力量。两名劫匪没有来得及开一枪,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他没有借助任何工具,完全靠腿部力量就跳上三米多高的围墙,当时我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狸猫。”

  “看清他长什么样了吗?”宗文问。

  内维尔摇摇头:“没有,我只看到他的一个背影。”

  内维尔说完,所有人都陷入沉思之中。一天之内,他们就遇到两位如此厉害的人,难道小小的也塔城也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叶重没有理会有些心不在焉的克里斯汀,他的事情很多。刚刚他完成对一些他已经使用过的材料进行完了检测。对于像雪斑蓝杉之类的常用材料的性质,他已经了解得极为透彻。这一切都归功于从科研组那里搜刮而来的那些高级仪器。这些仪器都无一不是非常先进,有些甚至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科研组自己秘密研制的仪器,这些都便宜了叶重。

  叶重武器制作方面的基础非常扎实,特别是原理层面上的,这都是当初那些“极光”老爷爷不厌其烦为他打下的基础。这也是他能够面对新材料游刃有余的最重要原因。

  前段时间制作的那些防御武器,因为对材料的性质并不了解,所以制作都非常粗糙。现在叶重对它们的每一项参数都了如指掌,他打算对这些武器进行重新调整。

  院子里的每一件隐蔽的武器都被他取了出来。

  克里斯汀当时张大的嘴巴可以吞得下一枚鸡蛋,她完全吓傻了!

  他想干什么?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看上去空旷无比的院子里居然隐藏着如此深重的杀机!院子角落里,围墙的墙壁里,到处都隐藏着武器。最夸张的还是院子的正中央,一块可以滑动的石板下,森然而立的四十九根口径超过二十厘米的大口径光卵炮管组成的炮阵。像这样的炮阵,她已经看到了不下五个。

  克里斯汀的头皮已经彻底无语言了,这里所见的重火力,几乎可以媲美一个军事要塞了。

  而当叶重当着她面,若无其事地施施然对这些恐怖的武器进行拆卸改装时,克里斯汀觉得自己快疯了!

  不,是这个家伙疯了!这个家伙是一真正的疯子!

  最让克里斯汀觉得毛骨悚然浑身发冷的是,叶重在进行改装时的一脸平静。看上去,叶重并不像在进行某项危险的工作,而仿若只是在这做一件再青常不过的事,比如喝茶。而且他的动作非常熟练,一看就知道这种事情干得不是一回两回,克里斯汀艰难地吞着口水。

  而当克里斯汀看到叶重就坐在可经轰爆一架战机的粗壮炮管的炮口上啃着干粮时,她终于晕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脑海中唯一的想法,这个世界太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