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节 肉痛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15      字数:11786
  叶重拿起手上的刚刚完成光枪,尝试了一下瞄准。说实话,叶重的远程攻击一直没有什么提高,当然,这和他自己没有练习也有很大的关系。从一开始,他就坚持近战风格。但是这并不是说叶重对远程攻击完全一窍不通,相反,他对远程攻击的研究并不少。

  近战师士威胁最大的永远是远程攻击,每一位近战师士都会对远程攻击进行研究,他们需要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躲过这些致命的光束。

  叶重也不例外。他和一般的近战师士相比,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他有一位这方面的权威,牧,牧甚至给叶重提供了完整的远战师士的训练内容。

  射击是每一位远战师士所必须具备的最基础知识,但是光这还仅仅不够。如何能够准确预判对方的行为才是一名合格远战师士更重要的素质。可惜,叶重在第一步便遭遇到了困难,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认为自己缺乏远战天赋的原因之一。

  射击,这个最基本的动作,叶重以前老是做不好。但是现在呢?

  端起手上的光枪,叶重的眼睛如同鹰隼般眯了起来,房间里每个物体在他眼中都是如此清晰。他有一双如同机械一般精确的双手,让他能够随心所欲地做出任何细微的调整,尽管这些调整现叶重感觉很陌生。

  就是现在!

  叶重握枪的那只手如同铁铸般纹丝不动,右手扣动扳机,一道光束从光枪枪管激射而出,准确地击墙上一个黑点。噗。墙上留下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外面的光线从洞里传了进来。

  一直操持高度警戒地沙娅立即跑了过来,见叶重无恙,便带着几分疑惑离开了。

  叶重看着墙上的那个洞。有些愕然。

  这样便成了么?

  对于眼前的结果,他感到非常意外。叶重又抬起枪,尝试着着射了几枪,都无一例外地全部命中。

  叶重呆在原地。

  其实,这个结果再正常不过。现在的他比起垃圾星时,有了太多太多地成长。无论是对肌肉的控制,还是眼力,或者对战斗的理解等等,这些如果有数值的话,那他现在的数值是以前的几倍。这种潜移默化的变化平时往往会被人忽视。但是如果现在他尝试以前的失败的项目时,会愕然发现那些曾经完成不了的项目如今却是水到渠成,这其中地巨大变化。总是让人充满了惊喜。

  叶重虽然没有把心事花在这上面,但是他费尽心力提高的素质之中,有许多都是远战和近战都共同具备的素质。

  但是这仅仅是第一步,固定目标地射击是每一位远程师士最先学习的内容。

  叶重很快便明白了这其中的玄机,没有太多惊喜。却不禁生出几分感慨。这些年的进步是他一点一滴,花费了无数时间,流了无数汗水。在一次又一次的实战上,一点点地成长起来地。手速的一次又一次突破,格斗从一开始的模仿到后来地大成,甚至成为界者,驾驶的光甲也从最开始的青鸟光甲到现在的辰,还有调培,还有光甲制作……

  这其中的艰险又有几人能明白?

  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多愁善感起来了,叶重心下自嘲地笑了笑。

  很快叶重便让自己从这些感慨中挣脱出来。叶重从来不会让情绪困扰自己,无论是哀伤。还是悲痛,是绝望,还是茫然,都会过去。最终解决问题的永远是冷静的思考,是自己勇敢做出的决定,是务实地一点点去完成它。

  现在叶重的射击依然处于最低水青,想要提高地话,还需要大量的练习。这样的射击水平,在实战中,是没有什么威力可言的。但是叶重并没有忽略它,尽管现在自己射击对实战并没有太多的帮助,可叶重却从中发现了一条崭新的路。

  的确,自己无法像射手那般,利用精神波动完成锁定,但是,他却同样有着别人没有的优势,那便是全息扫描系统。在他见过的远程师士中,除了希凤部落的师士外,其他的师士都同样没有精神锁定能力,但他们的战斗能力却依然强大。就算是希凤部落,他们的师士同样需要借助全息扫描系统。

  这是射程上的优势。

  叶重终于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他一直警惕那群军人上门报复的事件出人意料地并没有发生。而就在这几天里,叶重已经完成了整个庄圆的防御系统的主要结构。

  虽然在叶重看来,十二座炮阵相对于偌大的庄圆有些少,但是这已经能够在在一定程度上保证防空力量。全息扫描系统也已经布架完成,以庄圆为中心,半径为一百二十公里的区域,全部成为叶重的安全区域。

  而那座军营距离叶重庄圆只有四十公里,这不得不说颇有几分讽刺意味。这也让叶重松了一口气,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不过叶重并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军营虽然没有大行动,但是不时有人潜伏在庄圆周围,对这里进行窥视。

  叶重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要对方不像那天晚上那般持枪进入他的庄圆,他便不会主动发起攻击。而这种窥视在他看来,完全没有任何意义,除非像牧殇那样的超级光甲,否则的话,厚厚的墙面会让他们一无所得。而如果他们想潜入庄圆的话,那叶重布置的防御系统会立即做出识别,从而发起攻击。

  防御系统叶重如今早已经是轻车熟路,每一个火力点都是安排得隐蔽无比。而且庄圆茂密的树木,复杂的地形更是为他提供了便利。

  卯足了劲的叶重这些天制作了大量地固定武器。除了十二座炮阵外,还有六百多处激光火力点。除了负责狙击的高精度狙击火力外,叶重还制作了一种名为蜂窝火力板的新型武器。

  每一块火力板就像一个蜂窝一般,上面排列着整齐的激光发射器。一块火力板一次发射地激光束高达一百四十四道。每两道光束之间的间隔是二十厘米。这是叶重专门针对那些高级射手准备的。这样的火力覆盖,就算对方的神念察觉到了,也根本无法躲避。而且它可以在防御系统的主控光脑的指挥下,不断调整角度。

  它唯一的缺点便是耗能,但是在这个能量极为充沛,能量晶价格低廉的地方,这实在不是什么缺点。

  它的结构,叶重参照了科研组地g-z激光枪的结构,再加上这里得天独厚的材料,成品威力极为恐怖。就算这里地战机被击中,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机毁人亡。

  鉴于此。叶重把其中一部分蜂窝火力板的火力间隔扩大,专门针对天空上的战机。

  如今叶重的庄圆火力防御系统已经略具雏形。他也终于可以安下心来,进行自己的研究。

  苏门西耶华很忙,值得他焦头烂额地事情实在太多。尽管他从小便作为王位继承人来培养,尽管他已经有了相当丰富的政事和军事方面的经验。但他依然忙得不可开交,他现在才明白,他地父亲曾经面临的是何等压力。

  但即使在这如此繁忙的时刻。他依然没有忘记他关注的那位叫做叶重的武器制作师。

  那个神秘的少年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啊!空暇的时候有时想起那个冷漠的少年,想起那天自己吃鳖,他都不禁莞尔。天生高傲地他从来只对那些有实力的真正人才才会有一丝好感。不过他很快便把这一丝带有浓厚主观情绪的想法排之脑外,他是国王,任何事情,都需要从整个国家的角度考虑。

  苏门西耶华的脸上恢复平时冷酷,略为思索,他便传令:“让卡鲁大师来见我!”

  “是!”侍卫立即飞快地奔出他的书房。

  苏门西耶华的手指敲打着桌面,他在想刚刚收到的报告。上面详细描述了第一军团的杜奉和那个冷漠的武器制作师之间的冲突。对于最后杜奉他们完败的结局他并不感到意外。如果对方这点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把他都逼到那种地步呢。

  这件事,会产生什么影响?这才是他需要考虑的。

  正在这时,侍卫打断了他的思绪:“陛下,卡鲁大师已经到了。”

  “请他进来。”苏门西耶华道。

  卡鲁大师今年七十七岁,是东云国最有影响力的武器制作师之一。苏门西耶华年轻时便和这位声名显著的大师打过交道,对他的专业能力非常有信心。

  卡鲁大师走进书房,向苏门西耶华行礼:“陛下,您召唤臣有事吗?”卡鲁头发全白,脸上布满深深的皱纹,但是精神却是极好。显然他对苏门西耶华打断他的工作颇有几分不满。

  苏门西耶华微微一笑,并不以为忤:“卡鲁大师坐下吧,我有事想询问一下你。”

  卡鲁点点头,坐了下来。

  “那座炮阵卡鲁大师看过了吗?”苏门西耶华问。

  听到苏门西耶华的这个问题,卡鲁的眼神骤然亮了起来,急声道:“看过了,看过了!臣对这座炮阵进行了全面测试,威力惊人啊!陛下是从哪里弄来这样一座威力如此巨大的炮阵?”

  苏门西耶华笑而不答,而是温言道:“我虽然看过这座炮阵的威力,但是相信在卡鲁大师您这样的专业人眼中,您的看法一定不同。可以向我简单地介绍一下吗?”

  “好。”卡鲁点头,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不怕陛下笑话,臣这么一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到威力如此巨大。而体形又是如此小巧的重火力。它的制作工艺非常先进,结构设计也非常猎物新颖,类似地武器老臣也是闻所未闻,最奇特的是它的内部结构。臣敢肯定,它完全超出了已知的所有地武器理论。它比起我们的要塞炮要小太多,而且它的重量非常轻便,一些载重能力比较出色的机型都可以搭载。这种武器,如果一旦可以大规模装备,那我们的战斗力可以提升起码五倍。不过说来惭愧,虽然这实物摆在臣面前任臣摆弄,臣还是有许多看不懂的地方。”

  苏门西耶华先是一喜,而听到卡鲁大师最后一句却是心下一沉:“大师您是否能仿制这种武器呢?”

  卡鲁大师郝然:“不怕陛下笑话,臣到现在还有许多地方摸不到头脑。这件武器的制作者对武器的理解。实在是深不可测啊!不知陛下从哪来得到这件武器的?”

  苏门西耶华原本寄希望卡鲁大师能够仿制这件武器,没想到连卡鲁大师也束手无策,他顿时大失所望。心不在焉回答:“买的。”

  “买地?”卡鲁大师大惊失色:“不知是哪个国家,竟然研究出来这样顶尖的武器?”

  苏门西耶华摇摇头:“不是,是一位武器制作师。”

  卡鲁大师更为惊讶:“是一位武器制作师?那到底是哪位大师的作品呢?”

  “他叫叶重。”

  “叶重?这个名字臣从未听说过。”卡鲁感慨道:“没想到这个世上竟还有这样天才般地人物,这位大师的实力完全可以开宗立派。这样的人物,却是声名不显。此人想必是生性淡薄名利之人。不知这位前辈现在住在何处?还请陛下赐告,臣迫切地想去拜访,好一解心中之惑。”

  “前辈?”苏门西耶华的神情有些古怪。

  “陛下怎么了?这位大师的水平比起臣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称之为前辈臣也是心甘情愿。”卡鲁正色道。

  看到卡鲁一本正经地表情和花白的头发,再想到那个冷漠的少年,苏门西耶华实在忍不住:“卡鲁大师想必猜不到,这位大师只有二十来岁。”

  “不可能!”卡鲁大师断然否定,正视苏门西耶华:“陛下不必和臣开此等玩笑,实在不好笑。”

  看到卡鲁大师一脸认真地表情,苏门西耶华有些无奈道:“这件事我可没骗你,他真的只有二十多岁,他已经跟我回到苏城了。就住在苏城附近。”

  见苏门西耶华的表情不似作伪,卡鲁的表面有些怪异,喃喃:“二十多岁!二十多岁!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生而知之的天才么?”

  忽然他精神一振,急声道:“还请陛下介绍臣结识一下这位武器制作师。”

  想着叶重一脸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苏门西耶华揉着几乎快打结的眉头,再一次无奈道:“这件事先搁一阵子,我们以后再说。卡鲁大师请放心,我自然会安排你和他交流。”

  见苏门西耶华苦恼的模样,卡鲁大师一怔,温言开口询问:“有这样地杰出人物,陛下为何还如此烦恼?”

  “我在为炮阵而烦恼。”

  “既然那位大师愿意出售,陛下多买一些便可,这有什么值得烦恼的?”卡鲁大师不解道。

  “他每个月只愿意卖两座,而且”看了一眼卡鲁,苏门西耶华的表情带着强烈的肉痛:“每座需要支付两千万奥。”

  “两、两千万奥……”卡鲁大师瞠目结舌。

  苏门西耶华点点头:“一座两千万,这个价格,买上几座倒是无妨,但倘若是军队大规模装配却是有心无力啊。”

  “这个价格……”卡鲁愕然张大嘴巴,过了半天,才砸舌道:“可真是高啊!那座炮阵臣已经检查了一遍,原料估计,最多只需要八千奥。”

  卡鲁这一说,苏门西耶华嘴里的苦涩之意更重了几分,沉默了半晌,才带着强烈的不甘咬牙切齿道:“奸商!”

  卡鲁沉吟道:“这个价格的确贵了些,不过它的技术含量却也当得起这价格。不过陛下可要注意,这等武器如果流入他国之手……”

  苏门西耶华点点头,了然道:“大师放心,这点我和他早有协议,我们拥有独家购买权。”

  王宫的侍卫们今天看到奇怪的一幕,卡鲁大师从陛下书房中离开的时候,精神恍惚,嘴里不停喃喃:“二十多岁……天才……两千万……”

  今天令他们战战兢兢的却是陛下,自从卡鲁大师来过之后,他的脸色阴沉得几乎差不多可以挤出水来。每个仆人侍卫都是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王宫的气氛空前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