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节 身世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22 04:21      字数:7786
  “会不会是空间裂纹?”芮冰提醒叶重。刚才那段影像看得芮冰眼眶泛红,虽然她经历过和亲人的分别,但是说到底,她还是一位比较单纯的格斗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带着颇重的鼻音。

  叶重点点头:“嗯,有可能。”

  全息录像里,那只受伤颇重的赤尾兽犹豫了一会,便转身离开了。随后的全息录像似乎完全静止,倘若不是叶重看到风吹动一颗小石子,一定会认为这便是全息录像的结尾。可事实证明,这架光甲的全息扫描系统非常强大,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它的能量系统非常厉害。

  全息录像里,一直能见到他们的到来。

  也就是说,从那段战斗,一直到叶重他们到来的这二十六年里,这架全息扫描系统一直在工作。好强悍的能量系统,居然能供给它运转二十六年。

  看到后面的全息录像,叶重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只八趾赤尾兽会犹豫,而最终选择离开。在它离开的时间里,陆续有十多只赤尾兽试图靠近这架光甲,但是它们无一例外地在刹那间被肢解成指头大小的碎肉。全息录像上,就清晰地录下了那十多只试图朝这架光甲靠近的赤尾兽被它周围密布的空间裂纹肢解的全过程。

  这也让叶重明白了为什么那只八趾赤尾兽没有靠近这架光甲。而这也说明了另一件事实,这架光甲对赤尾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这些被绞碎的赤尾兽,基本都是一些五趾地赤尾兽。叶重猜测。六趾赤尾兽已经能感知到空间裂纹的存在,但是并不准确。这一点,从死在空间裂纹之下的六趾赤尾兽非常多便可以看得出来。而八趾就要强悍得多,它能非常准确地感知到空间裂纹,在这片区域进退自如。

  叶重还在这段全息录像里看到赤尾兽大规模迁移的影像,而这时间,和赤尾兽出现在河越星域的时间非常吻合。

  这是一片真正的死亡之地。在全息录像录下的二十六年里,总共有五十七支大规模的赤尾兽迁徒,而成功的却只有十二支。除了去河越星域的那几个“部落”,其他地去哪了。谁也不知道。而剩下的那些赤尾兽,全都被这片区域地空间裂缝被绞得粉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而那些死在探路上的赤尾兽更是数不胜数,这些探路地赤尾兽清一色的五趾以上。它们无一例外地是赤尾兽“部落”里面首领。但是却要承担最危险的任务。而且叶重发现,只有六趾以上的赤尾兽,才有可能在这片区域活下来,而这似乎还需要一些运气。

  唯一可惜的便是,全息录像没有录下它们是如何利用空间窗进行迁移的。

  但是,这架光甲给他提供了大量的信息,而且有许多非常珍贵地信息。比如殇。以前关于殇的来历一直是个谜,这次叶重甚至看到了殇完整时的模样。

  至于叶落还有殇的驾驶者,叶重并不关心。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殇和赤尾兽身上,殇是他的伙伴,是他地兄弟,而赤尾兽是他的敌人!叶落一家。在他眼中,和自己没有半分关系。

  一方面在为空间裂纹的恐怖杀伤力而惊叹,叶重一边打开了光甲地日志。和全息录像不同。日志是文字记录,师士会把一些比较重要的事件记录下来。日志所占用的资源更少,而且保护得更好,保存它的部件是整架光甲最难毁坏的部。

  所以被记录在日志里的,都是一些极为重要的事件。全息录像虽然有影像,能让人们对事件的了解更清楚,但是它占用的资源更多,而且更容易损坏。

  叶重打开了光甲日志。

  日志里面的话很简洁,往往是廖廖数句。然而无论叶重还是芮冰,全都看得惊心动魄。

  “今天,十七岁生日,得琉夜。”想必就是这架光甲的名称,叶重心下暗称。

  “琉夜性能极佳,熟悉三月,居行第三十九回合败北,其余族人,无十招之敌。”

  “自由星区,遇强敌二十,十九胜一平。回家,途中,遇雪莱分队,光甲三十,尽灭之。”

  “又遇雪莱分队,光甲一百一,灭四十二,伤十七,轻伤而逃。”

  “三遇雪莱,光甲一百七十八,借地利之便,折其过半,安然远遁。”

  ……

  “年过三十,锋芒渐敛,技巧圆熟,并列三大。居行后劲强劲,进步神速,族内除我之外,无人能出其右。庆甚。”

  ……

  “情至而人伤,居行无战意,哀莫于心死。叹。”

  “又遇雪莱大队,疑其目的,以游斗之利,灭其三分之二。雪莱与我,交仇之深,只怕非其他世家可比。”

  “雪莱强援,战力惊人,疑为雪莱第一光甲殇。”叶重看到这一句时,终于明白殇的来历。殇果然是雪莱族的光甲,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光甲,而是二十年前雪莱族第一光甲。难怪到了今天还这么厉害。想到殇当年的英姿,叶重心驰神往。

  “殇,雪莱第一光甲,师士真名未知。激斗十天,胜负未分。”

  “二十天,胜负未分。”

  “复交手十九次,胜负未分。”

  “又三十六日,胜负未分。”

  “胜负未分。”

  ……

  “心生敬意,已起知己之心。意欲结识,却无从下手,奈何。”

  “惺惺相惜,天意否。终见雪莱第一高手,竟是一女子。宇雨。我突心生慌意,面红舌结,言不达意,手足无措。”

  ……

  “结伴而游,人生如此,无憾!”

  “借雪莱通道,入五大星域,心生默契,皆放缓速度,悠然同行。愿此行无尽头!”

  ……

  “今日终成正果。成婚。家族之别,已不可阻挡我夫妻之爱。决意隐居。远离家族,免生变故。今日方明居行情伤之深。源自于何。”

  ……

  “宇雨有孕,深觉幸福,以至脸笑过长而木。若居行见我此样,定然取笑。”

  ……

  “雨儿一切平安,生一子,取名叶重。”

  看叶重看到这一句时,如同被雷击中!他一脸木然。素来冷静的脑子突然间变得一片混乱。整个世界在他面前仿佛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从这种纷乱的情绪中回过神来。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地手里似乎多了什么,低头一看,原来是芮冰的柔荑。

  芮冰关切地注视着叶重,见到叶重茫然看她的眼神,她不自主地咬着嘴唇。手上却握得更紧。

  仿佛是芮冰的这一握给了叶重一股莫名的力量,叶重茫然的眸子渐渐清复清明。他朝芮冰点点头,反手紧紧握上芮冰的手。芮冰脸上微微一红。却没有躲避叶重的目光。

  经历最初的茫然,叶重终于恢复过来。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直以来,父母这个词在他地概念中,非常非常的陌生遥远。他从来也没因为这个问题而有什么感觉,这个词在他地心中,甚至比不上老爹。

  他也终于明白,全息录像里的那位女子所说地垃圾星是哪,而垃圾星的那个人又是谁了。他也知道殇是怎么会在垃圾星了。

  他们,是自己的父母。突然间,叶重很想看看自己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模样。可是他翻遍了全息录像,也没有找到两人的影像。他能唯一接触到的便只有他们廖廖的几句。

  叶重一遍又一遍地听着两人仅有几句话,不厌其烦地。

  直等他听了十多遍之后,仿佛已经把这声音记在心中,他才继续翻日志。

  “儿子血脉问题我们一直担心,没想到,结果却大大出乎我和雨的意料。用波曼希尔液检测的结果是,他身上有着明显的叶家嫡系血脉,可以预计,他以后的身体一定会像他老爸一样棒!最令人费解的是,雨儿对他做了雪莱族地检测,双质子检测也完全吻合。不知道他会不会继承他母亲的惊人计算能力和理智。雨儿说,这一点在她们族内,遗传也不一定百分之百。

  我想,我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秘密!叶家和雪莱族之间通婚并不会导致血脉衰退的现象。这无论是对叶家还是雪莱族来说,都是一个极为重要地发现。我不知道,这种现象是叶家和雪莱族之间特有的,还是适用于三大世家之间,抑或还有其他家族?不过我相信,这个发现,将会对三大世家,对整个河越星域,都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叶落这次记录一改往日简洁的风格,而是非常的细致。由此可见,他当时的心情是何等的兴奋。

  叶重此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自己身上会有叶家的血脉,而又为什么自己能激活牧殇。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和普通人有着截然的区别。

  他想到了很多很多。为什么自己会在垃圾星,为什么师士协会,也就是雪莱族见到牧殇时总是会想抓住他。为什么自己在黑角中银液之毒,而后来却渐渐消失。为什么牧在地底洞穴见到那只八趾的爪子时,会显得那么惊慌。为什么牧殇的资料库里拥有最多的资料便是叶家和雪莱族的。

  所有的一切,一下子在叶重眼前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