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吃醋了
作者:卷卷泪      更新:2019-06-12 20:30      字数:3440
  他的阿寻宝宝还在外面觅食了,靳牧寒并没有拆穿她,只是在她唇上又亲了一下,说:“甜的,香草味。”

  沈千寻:“······”给金毛买狗粮的时候她顺便给自己点了一杯香草味的冰淇淋,回来前都已经漱口好几次了,她家靳先生居然还是发现了。

  微怔两秒,不失笑,便是点头,“恩,我吃了香草味的冰淇淋。”

  大抵是心好,靳牧寒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眸光宠溺:“吃多了肚子会不舒服。”他一直有适当的控制沈千寻喝冷饮,不过现在天气,他的阿寻宝宝总有那么几次是不会听话的,且,次数有增加的迹象,有时候吃了会直接告诉他,有的时候大抵是怕他担心选择隐瞒。

  “我知道。”沈千寻笑了笑,回。

  其实以前她不是这样的,知道自己一个人在云城生理痛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所以,她通常能不碰冷的东西便尽量少碰。

  怕误事,疼忍着,实在忍不了,起来给自己给煮一锅的姜茶,但大多时候她不会煮,最多给自己准备个暖宫贴,贴在肚子上便完事了。

  现在,仗着靳牧寒在自己边,沈千寻便肆意妄为的胡来,辣的,冷的,不再忌口,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发现这点,沈千寻微微俯,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但因为有你在,我变得任了。”话语间,是对靳牧寒流露出来缱绻的依赖感,“疼了可以跟我家靳先生喊疼,可以像个小女人在你怀里撒,你会哄我,会给我煮红糖水,会给我按揉肚子,想了下,似乎没什么不好。”

  靳牧寒心微微泛软,不过吃多了对沈千寻的体,依然义正言辞的,“宝宝,那不是只有在生理痛才有的福利,所以,别想蒙混过关。”

  沈千寻挑了挑细眉,女人的风妩媚勾人。接下来,是不是要罚她喝中药药膳了,那药膳煮出来很苦,但是对宫寒的女人来说非常有效果。

  “好吧。”她家靳先生不好唬弄,顿了顿,又觉得那个味道太苦,沈千寻不变得依赖靳牧寒,在他面前,俨然一个小女人的风范,哪见在赛车场上以及别人眼中洒脱肆意,又独立自强的样子。

  沈千寻用打着商量的口吻:“这次可以不喝吗?”

  靳牧寒碰了碰她的鼻子,眼里有星辰般,有细碎亮人的光影,他启了启唇,想说不可以,但那个不的音节还没说出口,沈千寻唇落下,堵住。

  靳牧寒眉眼的笑意似乎更深了些,他双手搭在那盈盈一握的细腰上,搂的更紧。

  另一头。

  筱丹再次回到池漾的公寓,想进里面等池漾回来的时候,然后,她发现自己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那就是把池漾的备用钥匙给拿进去,出来时忘记拿,门却顺手关上了。

  没有钥匙进不了池漾的家,她又不想离开,便是一股坐在了门口,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走廊四处寂静,然,时而传出拍打的声音。

  啪的一声。

  筱丹往在吸自己腿上的血的蚊子下了狠手,摊开掌心的时候,一只喝的饱饱的蚊子就这么仙逝在她手里。

  夏天闷,再高的楼层也无法杜绝这些令人深恶痛绝的小怪物,筱丹的腿已经多了好几个红红鼓鼓的大包小包。

  她已经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了,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明明可以离开晚点再来,但她就是不想动,想等池漾。

  昨天被关闭,因为没心吃东西,一整天滴水不进,次早上倒是有饥饿感了,喝了好多水,也吃了点白粥,到了中午跟她妈吵了一架,气饱了,桂姨给她送饭,她居然拒绝了那么香的红烧跟爆炒鲜虾,现在想想就后悔。

  肚子咕噜咕噜的叫,筱丹胃饿的难受,她认命的从地上起来,打算到楼下买个泡面吃。

  筱丹摸了摸鼻子,说她是富家大小姐吧也的确是,毕竟姓氏就在那,说她可怜吧,好像又有点可怜,比如,联系不上池医生的她就好可怜哦。

  快十点,一辆时髦的保时捷跑车停在楼下,池漾从车里下来,脸色有些微妙,他扶了扶架在鼻梁的眼镜,气质偏清冷疏离,路灯的碎光打落,勾勒的影美轮美奂,唯美的不可思议,俨然从画里出来的人物。

  有个感火辣的女人从主驾驶的位置里下来,那视线落池漾上,亮晶晶的,像有电似得,莫名的里气。

  女人嗲声嗲气的:“池医生,可以去你家喝杯水吗?”

  池漾拧眉,但因为对方送自己回家,语气温淡,“抱歉,我有洁癖,不大喜欢别人去我家里做客。”

  女人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