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冀州,高空坠尸(六千字大章)
作者:再入江湖      更新:2019-06-12 23:48      字数:30660
  张元他们从这处残破的岛屿中飞出,在迷雾中一直穿梭了将近三个月之久,才重新找到出路。

  期间再次遇到了不少危机,也看到了不少阴间强者的尸体。

  那些冲进来的阴间强者显然也都没能讨到好,被困在迷雾中,遭遇了劫难。

  一条宽敞的道路,直通远处,向着上方延伸。

  张元纵身一跃,如一条金色神龙率先从地底之中跃了出来。

  再之后,项霸天、叶凌波、四绝、王子凌等人也全都跟着冲出。

  外界灵气汹涌,浩瀚无尽,天地间五彩霞光缭绕,充满了一股难言的磅礴生机,与下方的死亡世界截然不同。

  冲出来后,项霸天等人全都深深吸了口气,运转灵根,开始尽情的吸收天地间的这些灵气。

  下方的死亡世界太过烦闷,赤地千里,迷雾笼罩,这三个月来实在太压抑了。

  冲出来之后,每个人都心情激荡,几乎仰天长啸。

  张元同样如此,心绪澎湃,豪情万丈,一望无数里。

  江山如画,乾坤似锦,一时多少豪杰。

  禁地四周,出现了不少阴间强者,看到一群人从下面冲出,皆是大吃一惊。

  “是那个张元,他们回来了。”

  “这么长时间了,终于有人从下方出来了。”

  “还以为这下方变成了凶地,下去的人全都死了呢,我阴间的高手呢,为何一个也不见。”

  他们惊疑不定,失声议论,却不敢真正靠近。

  “嗯?”

  忽然,张元眉头一皱,向着远处扫去。

  除了这些阴间生灵,居然还有一群妖魔。

  这些妖魔进入九州了!

  他远远地便看到有七八尊妖魔的身躯在远处出没,同样一脸惊疑,向他这个方向看来,觉察到张元的目光后,这些妖魔各个心头惊悚,向着远处逃去。

  “张少侠,情况不对。”

  四绝神僧凝重道。

  其他人也都是心头沉重,向着远处看去。

  这两个月里,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难道是那些妖魔进攻九州了?

  “我要抓个人来了解一下。”

  张元低语。

  忽然,他手掌一挥,金色龙爪一穿而过,快到极致,将远处一些出没的阴间强者瞬间抓来了三人,丢在身前。

  那三人脸色大骇,赶忙开口:“饶命,张少侠饶命,我等并未作恶!”

  “告诉我,这三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妖魔为何会出现在九州?”

  张元低喝道。

  “三个月前,那些至尊级的老祖和海外妖魔达成了协议,除了老祖级妖魔不能踏入九州,其他妖魔可以进入九州活动,但前提是不可滥开杀戒,他们…他们已经来了三个月之久了。”

  一名阴间强者惊慌说道。

  “什么?”

  张元眸子一眯。

  身后的项霸天、四绝、赵玄通等人全都吃了一惊。

  阴间老祖和海外妖魔达成了协议?

  怎么会这样?

  “我阳间的那位前辈呢?他没说什么?”

  张元问道。

  活死人三个月前去海外活动了一次,难道是出事了?

  “没有,你们阳间那位前辈至今在华山一带活动,这事也是他默许的。”

  那名阴间强者说道。

  活死人默许了?

  张元更是觉得不可置信。

  他又问出了一些其他问题。

  海外妖魔进入九州后,杀戒确实少了,但不是不存在,个别区域依然会发生屠杀的事件。

  他心中翻滚,难以平静。

  “各位,我们去华山看看。”

  张元说道。

  “好!”

  项霸天等人全都点头。

  一群人飞离此地,向着华山赶去。

  三个月不曾出来,整个九州的山河变得更为宏伟了,高山大河,灵气氤氲,天地间到处都是生命的气息。

  一处处人间古城在遭遇了之前的几次毁灭后,也再次隐隐浮现出了繁华之态,原本的仙界、人间、阴间、妖魔似乎彻底混在了一起。

  一些巨城之中,甚至有妖魔光明正大的行走,也并未引发什么恐慌。

  这三个月来的改变实在太大了,让张元等人有种隔世的感觉。

  半日之后,他们飞进了华山的区域。

  原本的修真系强者已经从这里彻底撤离了,华山主峰处,活死人静静盘坐,气息缥缈,高深莫测。

  “见过前辈。”

  张元等人降临下来,躬身行礼。

  活死人张开双目,道:“我已经知晓你们来这里的目的,那些妖魔愿意与我们并肩作战。”

  “和我们并肩作战?什么意思?”

  张元吃惊道。

  “天界的战场不乐观,我们的强者挡不了多久,可怕的毁灭可能会随时降临,那些妖魔不愿意为圣界之人所驱使,他们想进入洪荒天界,成为独立自由的存在,故而愿意与我们合作。”

  活死人说道。

  “他们的话可信吗?”

  张元问道。

  “目前来看,应该可信,他们在圣界的眼中也不过是一群卑微的奴隶,圣界毁掉了我们,将他们带回去也只是把他们当奴隶看,所以,他们很想赌一赌,想要在毁灭之中寻求超脱。”

  活死人说道。

  “可是洪荒天界的入口,我们知道吗?”

  张元问道。

  活死人轻轻摇头,道:“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是古老相传,开启的契机在我们人族手里。”

  “在人族手中?”

  张元等人心中涌动。

  沉默了片刻,张元开口道:“他们被人族封印万年之久,与人族的矛盾更是跨越了好几个黑暗年代,难道真的愿意和我们真心合作?晚辈还是担心他们会在暗中动手脚。”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故而签署约定的时候,限制了他们的活动范围,非是毁灭加顶,否则老祖级的妖魔一律不准踏入九州。”

  活死人说道:“不过有一点,你们需要注意,老祖级妖魔虽然不得踏入九州,但剩下的妖魔却可以在这里争霸,签署的条件对彼此都有一定的利弊。”

  “他们可以在这里动手吗?”

  项霸天问道。

  “为了将来能够诞生出更强大的存在,年轻一代的争雄是可以允许的,但是普通人除外,任何企图对普通人出手的人,都将遭遇抹杀。”

  活死人说道。

  项霸天等人心中顿时凝重起来。

  接下来张元问到了一些其他问题,活死人也都一一解答。

  下午时分,他们各自回去了。

  张元直接飞向了雍城地带。

  不过刚一到来,上得来老道、下不去和尚等人便迎了过来。

  “张少侠,你终于回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在下方遭劫了。”

  上得来老道松了口气。

  “多谢各位前辈关心,晚辈无事,雍城的情况如何?”

  张元拱手道。

  “雍城一切都好,不过有一个地方出变故了。”

  下不去和尚开口道。

  “什么地方?”

  “冀州。”

  下不去和尚语气凝重,道:“前两天再次出现了高空坠尸的事件,现在冀州已经汇聚了不知多少年轻强者,阴间、阳间、妖魔全都过去了,以往的仙界圣主也都在附近出没,根据周围的人所说,前两天月圆之夜,高空中出现了庞大的阴影,连绵无数里,让星月为之暗淡。”

  “什么?”

  张元再吃一惊。

  又出现了高空坠尸的事件。

  仙界已经崩塌了,这种尸体从哪坠下的?

  “那种庞大阴影是什么?可曾有人探索过?”

  “无法靠近,一旦靠近,会被神秘之力所排挤,而且即便运转天眼通也看不清里面究竟为何物?总之神秘莫测,我们这两天也正准备过去。”

  上得来老道说道。

  “好,晚辈也过去。”

  张元说道。

  冀州的上空绝对有问题。

  当时老张道人和凌云道长就是在那里失踪的。

  他一直怀疑上面可能存在了一个神秘结界。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动身吧。”

  下不去和尚说道。

  上得来老道也点了点头。

  张元向鬼僧、任行云等人道别之后,立刻和上得来、下不去二人向着冀州的方向飞了过去。

  此刻,遥远海外。

  碧波汹涌,白浪滔天,浩渺的大海一望无际。

  上次被欧阳锋投下去的诡异剧毒,一个月不到就已经全部消散了。

  他所配制的毒素乃是一种独门剧毒,专门对妖魔有作用,对海中的其他生物却没有任何影响,而且持续时间不长,最多半个月就会毒性消散。

  现在的东海,已经再次恢复了以前的样子。

  海浪滚滚,连天拍打,发出阵阵刺耳的呼啸之声。

  就在这时!

  咔嚓!

  高空中忽然间电闪雷鸣,弥漫出了一阵阵无比可怕的气息,天空瞬间暗淡,数十道可怕的雷电撕裂了下来。

  下方的大海更加狂猛地汹涌而出,如一条怒龙,在发出震耳的咆哮。

  轰隆!

  虚空被一股强大神秘的力量生生撕开了,里面一道猩红刺目的血光爆发而出,血腥弥漫,恐怖莫测,震得整个大海都在翻滚。

  “吼!”

  一声咆哮发出,如古老的天兽之音,让人心魂震颤。

  两只猩红的大手,带着淋漓的血光,扒住两侧的空间通道,猛然撕开,轰的一声,将这处空间通道彻底打开了。

  一尊身高五米,体态雄伟,披散血发的人影从这处空间通道中走了出来。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股无上的恐怖气息,惊天动地,盖世绝伦,像是一代血色魔神,气息摄人心魂,让人胆寒。

  梦魇天王!

  时隔三个月,他还是降临到了九州之内。

  在他身后,仅剩的九尊梦魇牢牢跟随。

  轰!

  在他们走出之后,身后的巨大空间通道,开始缓缓闭合,很快恢复原样。

  高空中的乌云和雷电也全部消散。

  灼灼大日照耀,海风弥漫,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尽。

  “过来了,终于过来了…九州,嘿嘿嘿…那个该死的土著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要千倍、万倍的在九州之上逃回来,我要让九州方圆千万里寸草不生…”

  梦魇天王语气森寒,一股滔天的死亡气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映衬的半边天空都变得一片猩红。

  “吼…”

  他再次仰天长吼起来,音波浩荡,如恐怖的血色大浪在天地翻滚。

  虚空被成片成片的震碎,天地间到处都是毁灭性的气息。

  三个月不见,他的实力终于回归到了巅峰。

  达到了半步至尊的地步!

  他发誓要将那个该死的土著千刀万剐,灵魂打入法宝,永世不得超生。

  “给我血洗九州,先从这大海开始!”

  梦魇天王森然道。

  “是,主人!”

  一众梦魇全都厉吼。

  不过就在这时!

  轰隆!

  忽然,一股铺天盖地的至尊气息从远处岛屿袭来,天遥地晃,日月无光,瞬间向他们碾压而至。

  无论梦魇天王还是身后其他梦魇,全都脸色大骇,如遭灭顶。

  “至尊!”

  梦魇天王尖声大叫,简直不敢相信。

  九州之上存在至尊!

  轰!

  可怕的气息压迫而来,瞬间将他们全部锁定,禁锢在了半空之中。

  但这还不算完。

  这一股气息爆发而出之后,很快又是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了出来,天遥地晃,向他们横扫而过。

  接着,又是第三股、第四股、第五股…

  全都老祖级的妖魔!

  足足出现了数十尊这样恐怖的气息。

  噗通、噗通、噗通…

  一众梦魇全都忍不住跪倒在了半空之中,瑟瑟发抖,恐惧到了极点。

  连梦魇天王的脸上也变得一片煞白,露出浓浓绝望,直接跪倒了下去。

  真的有这么多至尊!

  足足数十股至尊气息压迫在他们的身上!

  九州之内,怎么会这么多至尊!

  那个土著没骗他?

  刷刷刷!

  四周空间晃动,一尊尊老祖级的妖魔浮现了出来,各个眼神冷漠,身上杀气缭绕,目光如刀罡般,要刺入人的灵魂。

  轰隆!

  随着这些老祖级妖魔出现,梦魇天王等人身上的压力更为可怕了,一个个像是处在太古魔岳的碾压中一样,形体开始崩裂,溢出一片片鲜血。

  “不要,饶命,各位大人饶命!”

  一个梦魇率先忍不住了,惊恐大叫。

  梦魇天王也是一脸骇然,艰难的抬起头来。

  “小东西,你刚刚说什么?血洗九州?血洗海外?口气不小!”

  夜叉族的老祖狞笑起来。

  “小东西长得还是满标志的,刚好回去可以给老子做个通房童子,老子就是好你这么一口。”

  牛魔族的老祖舔了舔厚厚的嘴唇,浓郁笑道。

  “这小东西应该是从三千世界过来的吧?嘿嘿,三千世界算什么狗屁地方?居然敢往这里跑?胆子不小!”

  腐蚀族的老祖狞笑道:“我们的后代繁衍出了问题,就把他们赐下去吧,让他们给我们当繁殖机器。”

  梦魇天王心中惊恐,脸色开始扭曲。

  让他当繁殖机器,他可是男的!

  “呵呵呵,这个交给老夫来吧,中了老夫的阴阳颠倒指,就算是雄的,也能变成雌的。”

  一个海马族老祖笑道。

  他抬起一根黑色手指,就要点向梦魇天王他们。

  就在这时,牛魔族老祖的身躯闪电般划过,一把将梦魇天王抓了出去,笑道:“这个不必变成雌的,老子就喜欢雄的,剩下的你们瓜分,这个我带回去调教去了,哈哈哈…”

  他发出一阵狂笑,抓着梦魇天王消失在了这里。

  梦魇天王顿时发出了一阵无比凄厉的惨叫,声嘶力竭,像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一样。

  嗤!

  海马族老祖的指力终于点了出去,让剩下的那些梦魇也全部惊恐地大叫起来,身躯发出一种无比可怕的改变,很快各个发出了尖叫。

  “哈哈哈,全都带回去吧!”

  巨人族老祖狂笑道。

  一群老祖直接将他们擒拿了回去。

  就这样,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进入九州的梦魇天王,直接成为了一群妖魔的玩物。

  什么征服九州?什么血洗九州?全都是笑话!

  冀州之地。

  张元三人一路飞来,很快进入到了茫茫的冀州大平原中。

  灵气复苏以来,整个冀州之地直接凭空拓宽了四五倍,无尽的大平原,生长了无数植物,灵气浩渺,霞光璀璨。

  这里像是一片恢弘的仙域。

  “坠尸的地方是在化龙城之外出现的,我们先去化龙城看看。”

  下不去和尚说道。

  张元二人点头。

  他们向前飞去。

  沿途所过,高空中能够清晰看到一条条流光纵横,速度飞快,在来回飞掠,一道道强大的目力和灵觉在天地间到处扫射。

  这些都是高手,闻讯而来,企图弄清楚冀州之敌的变故。

  期间也有不开眼的人,向张元他们这里飞来,企图喝令张元他们。

  不过当看清张元的面孔后,那些人顿时脸色一变,灰溜溜的逃走了。

  现如今的张元,在整个九州之内,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多数的人都对他存在敬畏心理,知晓他的种种过往,但也有少数强大的,对他依然存在敌意,想和他真正分个高低。

  他们一路飞来,很快来到了化龙城的附近。

  化龙城,古老而悠久,神秘莫测,论来历可以追溯到好几个黑暗年代之前,曾经出土过很多神迹,传闻上古年间,有蛟蛇在此得道,化为真龙。

  整个化龙城外表看来,沧桑古旧,别有一股岁月气息。

  城门大大敞开,各路强者都在来回飞掠。

  城外更是汇聚到了很多强者,围在一处崩毁的山脉间细细观察。

  张元他们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丘,看向了那处崩毁的山脉。

  山脉碎裂,染满血色,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血腥。

  只一眼,张元便能断定,那里就是坠尸之地!

  他曾见过一次坠尸之地,当初方圆好几里染成血色,弥漫着煞气,和这里一般无二。

  张元眉头微皱,思索起来,抬头向着高空看去。

  茫茫高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水洗,看不出丝毫异样。

  “如果真的有结界,应该是和月圆有关,我们再等几天看看,就可以知晓了。”

  下不来和尚看着高空,开口道。

  张元轻轻点头,看了片刻,收回目光。

  他们准备进入城内,静等几天。

  就在这时,高空中几道神光划过,三艘战船横空,霞光璀璨,从天而降,落在了那处坠尸之地。

  人群顿时一片喧哗,不少人目光看了过去。

  “修真系的后起之秀叶天!”

  “他们怎么和妖魔走在一起了?”

  “叶天据说是王中皇的同门师弟,两人天赋相差无几,只不过王中皇一直在外闯荡,而他一直闭关,所以声名不显。”

  “我也听说了,传闻他比王中皇还可怕,出关后,曾放出话来,要亲自斩掉张元,捍卫他们修真系的名声!”

  “这事当不当真,他多半是在说场面话罢了,张元的实力何其可怕,他凭什么能斩掉张元,前段时间张元大闹海外,谁能看住他!”

  “说的是,张少侠现在几乎已经成为禁忌了,招惹不得。”

  很多人低声议论。

  张元的目光微微一闪,毫无痕迹的看了过来。

  三艘战船上走下了二十多位强者,共有四位妖魔,剩下的全都是修真系的强者。

  为首的是一位身穿月白长袍,容颜俊美的青年才俊,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气质淡然洒脱,眼神点多少有些自负。

  正是叶天!

  在他身边的四位妖魔,和他并排而立。

  分别是翼龙族、闪电族、剑猪族、蛇人族的妖魔,各个强大无比,一身煞气缭绕。

  听到那些人低声议论张元的事情,这四位妖魔全都眼睛一冷,弥漫杀光,向他们看了过去。

  张元大闹海外之事,一直都是他们的耻辱!

  这件事不管是谁,胆敢议论,都等于触怒了他们的逆鳞,饶之不得。

  “张元算什么?凭他也配大闹海外,简直是笑话!”

  那位翼龙族的强者语气冷漠,道:“他那日在海外险些被我追杀致死,在我眼中,他不过是一蝼蚁罢了,你等不了解真实情况,胆敢乱言,真是找死!”

  他身上弥漫出一股可怕的气息,向着那群人走去。

  那群修士顿时脸色一变,向后倒退。

  “这是一些巨头看到的事情,难道有假?”

  一人惊慌道。

  “不过是胡编乱造而已,什么张元,他若是敢于出现,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他,废物罢了,我找了他三个月,不见他出来!”

  那位翼龙族的强者向前走去,杀机森森。

  张元的事情,他自然打听过,知道张元进入了禁地,不可能再活着回来了,故而毫无顾忌的扭曲事实,辱骂张元。

  若是张元活着,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