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1章【闲置】 医院的大手笔
作者:旱地鱼      更新:2019-06-12 23:13      字数:10494
  简慷听沃琳说不能去春游了,反倒觉得松了一口气,给沃琳准备了一天的吃食。(看啦又看手机版)

  嘱咐沃琳:“我把饭菜分装好了,早中晚餐各在一个保温盒,各自用了一个泡沫袋子,双重保温,应该不会凉。”

  沃琳感念于简慷的细心:“其实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们在图书室翻译,到了吃饭时间,食堂会送饭过去,都不用我们自己跑腿,说不定花样比较多呢。”

  “食堂里的饭菜哪有自己做的干净,”简慷不同意沃琳的说法,“在食堂统一打包,再送到图书室去,路上饭菜肯定凉了,你还是吃我做的饭菜,我放心些。”

  “好吧,谢谢你。”沃琳接受。

  简慷揉揉沃琳的卷发:“以后不要总是对我说谢谢,太生份。”

  “这可由不得我,”沃琳不同意,“这是我家的习惯,对我爸妈和哥嫂我都会说谢谢的,对小侄子也是一样。”

  “好,随你。”简慷无奈。

  他自小在家里受到的是两个极端化待遇,一边是爷爷对他的溺爱,另一边是爸妈对他的打骂,中间还夹杂着弟弟妹妹的挑拨离间,家庭内部的礼貌,对他来说很陌生,也觉得很假。

  自从他和沃琳在一起,他已很多次听沃琳对他说谢谢,从开始的不舒服,到渐渐习惯,不过直至今日,他听到沃琳对他说谢谢,心里还是有种别扭的感觉。

  现在听沃琳说是家教使然,他想他应该接受,如此的家教,才教出这样让人舒服的女孩。

  又嘱咐了一番要注意保暖,注意休息之类的话,简慷匆匆离开,赶往集合地点。

  去集合之前,他还得先回一趟宿舍,拿他自己春游要吃的东西。

  听说沈娴也会去春游,他还特意准备了额外的吃食,以备神仙一样的沈老师享用。

  简慷一走,李磊冒出头来,踱步到沃琳宿舍:“你那位看起来人不咋样,倒是会照顾人,这是把你当小朋友了,照这样下去,我看你连基本生活自理能力都没了,离了他,你会饿死!”

  “饿死也不关你的事!”沃琳回怼李磊,打开早餐饭盒,用筷子夹着切好的发饼吃。

  发饼的味道比上次的好多了,简慷还给她准备了海带丝和小米稀饭。

  “嗯,挺香啊!”李磊找了根牙签,扎起发饼丢进嘴里。

  一块一块地吃着发饼,李磊嘴还不闲着,“我记得他以前不主张你吃面食,说是面食营养单调,现在他竟然自己做面食给你吃,这绝对存心不良呀,就是让你离不开他。”

  沃琳干脆把盒子推向李磊:“好吃你就都吃了吧,最好能把你的嘴堵上。”

  这发饼初吃味道不错,吃几块后就索然无味了,和老家的发饼味道对比,再加上李磊的唠叨,沃琳看着发饼就没了胃口。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戳中了痛点?”李磊奸笑。

  沃琳端起稀饭:“你信不信我把碗扣你脑袋上!”

  简慷拿上吃的赶往集合地点,离老远他就以视线在人群里搜寻,当他看到正和简赋说话的沈娴那天仙般的身影,内心一阵兴奋,但愿自己带的吃的有用武之地。

  可当他看到沈娴身边的另一抹身影时,眉头立时拧成了疙瘩,曾依依怎么会来。

  兴许简慷的视线太过冷硬,以至于透过空气都让曾依依有所觉,曾依依朝简慷看过来,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下意识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怎么了,冷吗?”沈娴感觉到了曾依依的颤抖,“我的披风在车上,我给你取来。”

  曾依依拉住沈娴:“沈老师,您不用麻烦,我不冷。”

  “要是冷就不要硬撑,”沈娴捏了下曾依依的袖子,觉得曾依依穿的衣服有点少,“姑娘家谁都爱美,可感冒了难受的还是自己。”

  昨天李磊说他自己不能参加春游了,她本来打算自己也不来的,谁知后来李磊又带着曾依依去找她,说是他自己去不了,就让曾依依代替他给她作伴,让她无论如何都要给她自己放个假。

  不待沈娴拒绝,李磊丢下曾依依就跑了。

  沈娴无奈,和曾依依攀谈起来,曾依依说,她是自己愿意代替李磊陪沈娴的。

  “沈老师,如果您不愿意去春游,也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与其说是我陪您,不如说是我想找个伴陪我,您也知道,我来z医院实习,是为了简慷,现在我明白了,其实我从开始时就是他利用来追沃琳的工具,对不起,为了让沃琳在他面前出丑,我也把您当做了假想敌人。”

  曾依依这番发自肺腑的话,令沈娴心有所动,独自一人摸爬滚打这些年,什么话是真,什么话是假,她还是分得清,这小姑娘确实醒悟了。

  “你不是说,你已经习惯了纠缠简慷吗?”沈娴问曾依依。

  曾依依苦笑:“我的习惯在他跟前根本什么都不是,一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这是她第一次对男孩子动真情,放弃,心里拧着疼,不放弃,又能怎么样,不能一直跟自己过不去。

  李磊找到她说想让她陪沈娴春游时,她才发现,这一年多时间里,为了追简慷,她放弃了朋友,连能说得上话的伙伴都没有。

  实在要论说得上话的伙伴,沃琳算是一个吧,这一年来和她说话最多的女生就是沃琳了,想来还真是讽刺。

  沈娴问曾依依:“你会跳舞吗?”

  曾依依点头:“会,从幼儿园到上大学之前,我都一直坚持练习舞蹈,医科大的功课很紧,加上大学生活不再如之前那么单纯,舞蹈渐渐地也就荒废了,不过基本功我还没丢。”

  “那我吹长笛,你给我伴舞吧,看看咱们能不能合拍?”沈娴现在又拥有了自己的长笛。

  于是,沈娴吹笛,曾依依跳舞,两个人一遍遍练习,直至夜色降临。

  最后沈娴决定,今天带着曾依依春游。

  “沈老师,我真的不冷。”曾依依不由自己,又看向简慷。

  沈娴随着她的视线,也看到了越走越近的简慷,心叹,想忘掉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曾依依心里还是放不下简慷。

  “沈老师,您到的好早呀。”简慷到了跟前,先和沈娴打招呼。

  “也没有多早,就比你先到一会儿而已。”沈娴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温淑娴雅。

  “您吃早餐了吗,我这里带了不少,”简慷把手里的泡沫袋子稍微举高一些,“都是我自己做的,用保温盒装着,什么时候吃都是热的。”

  沈娴笑着摇头:“我吃过了,谢谢你小简,我和依依的饭菜也都是我自己做的。”

  “应该说是依依和我一起做的,是吧,依依?”说着,她看向身旁的曾依依,明显感觉曾依依有些紧张。

  “简慷,怎么就你来了,沃琳呢?”注意力已经引到自己身上,曾依依不得不搭话。

  “她另有任务。”说完,简慷转向简赋和秀才。

  曾依依当然知道沃琳另有任务,她还知道李院长为了撮合沃琳和李磊,临时决定抽李磊也一起参与翻译,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妇产科的医生护士都是这种猜的。

  妇产科医生护士清一色女性,八卦起来能把医院每棵树有多少片叶子都搞得清清楚楚,所以医院里发生什么事都瞒不过妇产科的女将们。

  不过这话曾依依不会说,她现在的心思是做好她自己,毕业后争取能进z医院。

  图书室内,沃琳总算明白李磊的所谓参与翻译。

  遇到医学专业词语而举棋不定时,她或者其他翻译说明书的人,向在座的医学生请教,医学生给他们做词语讲解,然后由他们自己决定这个词语该译成哪个意思。

  没人请教的时候,李磊就看他自己的书,一点时间都不浪费。

  沃琳翻译的是彩超说明书,医院里现在只有黑白b超机,院领导计划引进一台彩色b超机,增强诊断的准确率。

  本来医院是打算先给门诊安装彩超的,可是海主任强烈要求先给妇产科装,并且一次次的在院务会上提出,妇产科是有别于内科和外科的特殊科室,妇科疾病,还有产妇诊断不能去门诊排队等。

  门诊的主任惹不过海主任,最后不得不让步,这次的彩超先安装给妇产科,下一次有机会再给门诊安装彩超。

  黑白超,也就是平常说的b超机,是将超声波回声信号以光点的形式显示出来,在人体中通过点、线而扫描出脏器的解剖切面,在屏幕上以黑白色为主、以灰阶表示图像显示,是二维超声显像诊断法,也称切面超声显像法。

  超声检查是一种间接医学影像检查,检查子宫、卵巢、输卵管时,因受多种因素影响,如膀胱充盈不良,肥胖、卵巢及输卵管远端位置变化,肠管胀气及超声假象等,不能100%全部显示清晰;检查胰腺、胆总管段和输尿管中、下段等部位时,因受胃肠气体干扰,可能会显示不清,很难保证检查结果的百分之百准确。

  彩超全称是“彩色多普勒血流超声显像诊断法”,是利用自相关技术,将所获得的血流信息通过彩色编码技术、在b型超声诊断法的基础上,将血管的血流影像叠加在二维图像上而形成,由脉冲多普勒系统、自相关器、彩色编码及显示器等组成,具有图像清晰、分辨率高、应用范围广等优点,大大提高了超声诊断的敏感度和准确率。

  听一起翻译的人说,这次引进这么多先进仪器的前提,是要花大量的钱,医院并没有这么多钱,现在医院几个重量级的领导,都在不停往上面跑,市里,省里,拉资金。

  如果医院真的引进了这些仪器,那么医院的技术水平就提高了不止一个等级,同时也大大提高了知名度,可以和省里的医院相提并论,不是同市其他医院可以比的了。

  沃琳惊讶于医院的大手笔,对引进的仪器也抱有了期待。

  之前她听李院长说医院要引进新仪器时,唯一的感慨是,要以牺牲周末的春游,换取加班费和误餐补贴,辜负了秀才的希望。

  一上午在忙碌中度过,还没到下班时间,大家已经非常疲惫。

  离开学校后,已经很久没有阅读英文书籍了,今天不止要强行阅读,还得查阅大量相关词汇,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有人提议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顿,放松放松。

  沃琳拒绝:“太累了,我得好好睡一觉,你们去吧。”

  “不要扫兴嘛,”提议的人不肯放沃琳走,“吃饭只是个由头,主要是趁机大家互相了解了解,当时集训的时候你不在,我们对你都很好奇呢。”

  参加翻译的人基本都是去年才进医院工作的,刚毕业没多久,对学校知识记忆犹新,做起翻译工作来得心应手。

  越是参加工作久的人,学校里学过的知识因为长时间不用,越是想不起来,到最后以至于看到英语单词,只觉得面熟,就是不知其为何意。

  哪怕当初在学校时英语成绩拔尖,只要后来不用,也是白瞎,好汉提起当年勇,徒留炫耀和叹息。

  “哈哈,了解也不在于这一顿饭,咱们还要在一起呆很多天呢,我真得很累。”沃琳打哈哈,继续推辞。

  主要是简慷给她做了饭,她不想浪费,而且这些大多是本地人,出去吃饭点的菜,都是放辣椒的,她吃着受罪,又何苦为难自己呢。

  再说,大家都要上班,只有休息时间才能过来翻译,所以这项工作可能要持续比较长时间,聚餐也不在这一时,等她和别人熟悉了,再聚餐那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那人还要劝,李磊替沃琳解围:“人家姑娘家家的不好意思说,你非要逼着人家说,可就没意思了,我来告诉你吧,她在吃中药,忌讳辛辣,葱姜蒜之类的都不能沾,就更别说辣椒了,饭店的菜离了这这些配菜,还有味道吗?”

  有人起哄:“哟呵,太子爷,连人家姑娘家的忌讳你都门儿清,这是怎么个意思?”

  李磊笑骂:“少他妈给我带笼子,一到吃饭时间就满楼药香,整栋楼都知道她的忌讳,你说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样啊,那咱们就不勉强了,坏了药效,那可是咱们的罪过。”另有和沃琳住同一栋单身宿舍楼的人,明知道李磊胡说八道,却也很配合李磊,替沃琳开脱。

  知道沃琳喝中药的人,也都知道沃琳的药引子有姜,李磊却说沃琳不能占姜,这不是睁眼说瞎话是什么。

  说说笑笑间,食堂送了中饭过来,李磊率先领了两份盒饭,一份是他自己的,一份是沃琳的。

  李磊冲沃琳嬉笑:“你有爱心盒饭,这份就当安抚我这单身汉的胃了,春天是发育的季节,我一份饭吃不饱。”

  沃琳无语,你发育也是横向发育,小心肥成猪。

  有李磊的带头,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领了盒饭,所谓的聚餐就这么不了了之。<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