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九十七章 养匪自重
作者:疯橘子      更新:2019-10-10 02:33      字数:9676
  对于琳琅的提议,藤方也只是略一思考后,便传音道:“好的,现在当然是外敌要紧,我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扯你的后腿,郡守大人尽可以放心。”

  ‘放心?若是信了你的话,估计到死的时候,我还搞不清楚被你如何阴的。你这阴险的小杂种,老子是绝不会束手待毙,为了这一天我筹划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将一切都白白的便宜了你。’

  琳琅没有再对藤方多说什么,可是心中却似乎已经有了计划,他当然不能甘心,毕竟自己多年的努力,一遭失算将要落得满盘皆输,甚至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这如何能够让本就自负的琳琅接受。

  若是之前被藤方的魂种吞噬了自己的灵魂,琳琅就算再如何不甘心,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是偏偏在最危急的时候,事情又突然间出现了变化,虽然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可是只要有机会,琳琅就会牢牢的抓住。

  心中一边小心的筹谋着,他的灵魂也在迅速的与自己的魂种沟通。因为之前一直在提防着藤方的魂种,再次向自己出手,所以没有敢沟通属于自己的魂种。

  此时尝试着向魂种传递命令,琳琅的一颗心也不禁微微一沉,因为那魂种竟然不见任何反应。

  心底里传来一片冰寒,琳琅却没有死心,他立刻全力催动灵魂之力,同时将现在可以调用的灵魂之力,都全力向着那魂介之中灌注而去。

  在如此全力催动之下,琳琅也终于成功与魂种有了联系,只是那种联系已经变得非常稀薄。没有尝试过沟通之前,琳琅也没有想到彼此间的联系,已经快要被对方完全斩断,显然这是之前魂介出现两次剧烈波动时,就是彼此间的联系正在被斩断的一种反应。

  当魂介与魂种再次形成联系后,琳琅的心这才稍稍稳了一点。可以说自己所有的努力,最大的目标就是眼前的郑炉,如果失去了郑炉,自己的一切计划,都将再难以实施下去。

  现在终于沟通上了魂种,琳琅也试着发出命令,他的命令倒也非常简单,“攻击左风”。

  所谓的命令其实就是一个念头,从发出命令到执行,不应该有半点的间隙。可是现在情况十分特殊。魂介将命令已经传入魂种内,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身躯仍然僵硬的停留在原地。

  好一会儿后,郑炉的身体才微微动了动,更准确点来说,是郑炉的身体微微颤抖的同时,其中几处重要关节有了十分微小的挪动。

  只不过郑炉也仅仅是动了动,却再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但即使是这样微小的变化,同样立刻引起了左风的注意。

  几乎是下意识的,左风猛的转头朝着琳琅处望了过去,眼眸之中也是有着寒芒迸射。身边数十名育气期武者组成大阵围攻,左风并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这些人并不是听从了琳琅的命令。

  可是现在郑炉的身体出现变化,那显然是其魂种中得到了新的命令,只是因为其本身的情况特殊,所以那身体看起来就只是怪异颤抖了一下。

  ‘到底是谁?是琳琅想要对我出手,又或者是藤方。不过不管是是谁,肯定已然发现了我对郑炉下手的事。不过你们现在才出手,就不嫌稍微晚了一点么!’

  心中正在暗自想着的时候,那郑炉突然间又再次有了动作,只不过这一次郑炉的身躯并没有动,动的反而是其一直流转中的精神领域。此时的郑炉身体表面,那些流动之中的精神领域,轨迹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当对方精神领域动起来的瞬间,左风便已经凭借视线捕捉到。双目微微一眯,通过观察其精神领域形态的改变,左风便已经判断出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就在精神领域飘荡着扩散开来的同时,金色的火焰也随之浮现而出,并且快速的朝着左风涌了过来。

  左风本来还打算全力躲避,毕竟精神领域的攻击手段,可是炼神期以上武者才能够拥有。

  可是在看到那一缕缕金色火线的一刻,左风却是露出了怪异的神情,那刚刚向后退走的身形,一下子就定在了原地。

  这是属于郑炉的“人火,裂金炎”,哪怕只是一丝一缕,也有击杀凝念期强者的威力。如今汇聚了大约数十缕火苗,其破坏力自然更加恐怖,甚至不远处的雷夜,都忍不住震惊的转头望来。

  彼此距离实在太近,而左风偏又在这个时候停下,那数十道火线立刻汇聚成一股,猛的朝着左风当胸冲来。

  在场无数左家村之人,都下意识的闭上双眼,他们都是了解郑炉那火焰的威力,叶林帝国火祭师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雷夜心中大惊的同时,焦急的朝左风飞驰想要出手搭救,可是距离终究还是远了一些,根本就赶之不及。

  就在那一束火线冲到近前的时候,左风却是平静的缓缓抬起手来,手掌就那样摊开来,挡在火线前行的轨迹之上。

  “哄”

  火线与手掌碰撞的一瞬间,无数的人心头狂跳,然而下一刻大家就同时瞪圆了双眼。因为那金色的火线,竟然在左风的掌掌心处炸裂开来。极为诡异的是的,在一瞬间将左风手掌、手臂,甚至是整个身躯焚毁的一幕并未出现。

  只是那火线所携带的冲击力,让左风身形不稳的向后退出了不到一丈远,却看不见左风身上有半点灼伤的迹象。

  更加诡异的是,那火线向周围溅射开去,距离左风最近的那具男性和女性躯体,也同时受到了波及。可是这两具躯体表现的比左风还要更彪悍,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那一头长发随着热浪的翻滚而飘荡着,证明着烈焰确实冲击到他们身体上。

  面对这样一幕,所有看到之人都忍不住瞠目以对,不要说这是火祭师郑炉,赖以成名的“人火,裂金炎”。就是其他御念期武者,凭借精神领域凝聚出来的火焰,也绝对是威力强大,普通育气期武者绝对无法抵挡,可是现在这裂金炎竟没有起到半分作用。

  在场最为吃惊的还要数琳琅,他才是操控着郑炉出手的人。虽然没有明确的命令,但是郑炉的确按照要求发动了攻击。而且那金色的裂金炎丝毫不掺假,连一点效果都没有。

  之所以没有直接对那试图吞噬魂种的家伙出手,琳琅所考虑的还是“养匪自重”,如果现在就将那对魂种的威胁消灭,他担心藤方会迫不及待对自己出手。

  虽然琳琅也搞不清楚原因,但是那怪异的男性“死尸”,应该是受到左风控制,所以琳琅考虑如果将左风杀掉,魂种可能还会受到威胁,但是威胁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严重。

  然后琳琅在寻找机会,将藤方解决掉以后,再想办法化解魂种的危机。这也是他深思熟虑后,解决眼前危机最好的方法,可是让他没有想到,光是对付个左风,还是郑炉直接出手,这完全就是大山打蚊子,竟然搞得无疾而终。

  ‘左风必须要对付,否则一直这样下去,魂种被对方吸收过去,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藤方的威胁,也同样巨大。’

  一边暗自筹划着,琳琅的注意力随即转向了身边的其他武者,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他只是视线缓缓落在一名黑甲武者身上。

  与之前略有一些不同的是,琳琅的目光只是在那黑甲武者身上,有短暂的停留,便立刻又再次看向远处的郑炉。

  “左风如何有那样的手段,竟然可以无视郑炉的裂金炎,如此强大的火焰,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琳琅此时通过灵魂,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那种激动的情绪,表现的十分夸张。

  听到琳琅的传音,藤方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远处郑炉所在的位置望去。此时那金色的火苗已经四散分开,虽然大部分还在燃烧着,可是却在慢慢的持续消散中。

  目光微微一缩,藤方一眼就看出琳琅并未胡说,可是在短暂的吃惊后,便好似明白过来一般。

  紧接着藤方的声音,便在魂种之中传递而出,道:“他当然可以不惧火焰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个传闻么。在玄武帝都大战之后,左风重新获得感悟,自身火属性发生转变,在其身体之中孕育出了一种新的‘人火’。”

  “人火!他竟然能够领悟出人火!那么他能够抵挡裂金炎,也不足为奇了。”

  琳琅的吃惊丝毫没有作假,他与郑炉不同,虽然对于大陆上的形势也一直在关注,但是却并没有向藤方那样,特别在意左风的任何消息。

  当初左风获得朝阳天火的消息,已经严密的封锁,但最终仍然还是有一点点的消息,以传闻的形势被有心者听到。所以藤方得到的消息并不确切,他也是在刚刚亲眼看到裂金炎没有伤到左风,才确定了当初的传闻。

  那琳琅在短暂的吃惊后,却是在心中暗喜,对于没有一击将左风杀死,他反而没有感到懊恼。

  但是当他灵魂再次传音时,表露出来的情绪,却是异常愤怒。

  “该死的小子,我还不相信杀不掉你了,既然火焰你不怕,那就你再来试试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