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 重燃心动2
作者:阿娜子      更新:2019-06-13 00:10      字数:7908
  叫她脸上一阵滚烫,慌张的挣了挣,却根本抵不过夜冥的大力。

  “没有,星儿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被弃嫡女,寄着王爷的屋檐下活着,哪里敢对王爷有什么不悦。”

  她的心底泛着一丝丝的醋意,浓烈的她都觉得过分,她努力压制,却依然控制不住脱口而出那些酸言酸语。

  “本王没有。”

  不知怎的,听着那句没名没分,夜冥觉得意外刺耳,他的语气多了几分严肃起来,将头埋的更深。

  “什么没有”

  “本王没有对夜颜玉做过任何除了拥抱和牵手外再进一步的举动。而且,本王不记得以往,所以不知道那时候待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如今,本王是真的。”

  她回眸,捧起他的脸,看着那对眼眸,是真话,他说的是真话。她强忍着嘴角的笑意,他到底是离魂没离魂怎么说起情话的模样,一点不输以往。

  她回身,推开他的手,还要往外走。急得夜冥皱起眉心,紧抓着她掌心不放。

  “你不相信”

  “我......去茅房了。”

  她俏皮的指了指外头,挤了挤眉毛,走了出去。

  夜冥松了口气,一人站在门口,看着那身影,傻笑着。原带着她回来府里的那段日子,他就爱看着她笑,她的一举一动,反复都能叫他愉悦,只是那时候心里乘着事,诸多压抑,今日,倒是全都释放出来了。他不由的越发的笑出了声。

  接下来的日子,仿佛一切都归于平静,街上对此事讨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王府里也都趋于平静,夜颢因为是待罪之身,所以丧事一切从简,办的潦潦草草,悄无声息。而江瑶受了刺激,终日疯疯癫癫,抱着个布偶当成夜颢,逢人就夸她儿子聪慧,是嫡子,将来必定成大事。古湄念及她们的亲属关系,还有江家的势力,于是将她被关在了自己的院落里,不得出来。而夜振山,那日之后,大夫说是中风了,于是偏瘫在床上,不能言语,苟延残喘着。

  虽然夜冥还未正式继位,但这一切已经成了他的囊中物。本来以为还有几年才能得到的一切,竟然一下全都得到了,他觉得自己忽然无所事事起来。荒沙还未从上次的打击中恢复,还未有主,所以安定的很。城中更是没什么事情要管的。灵族四大家族,初家已经丧主,新主又终日闭门不出,沉寂的很,其他三家一如往常,没动静。仿佛一切都进入安稳。

  他让初星脱了面具,恢复女装,但没有叫她恢复身份,而是让她用着山尘的名字,继续呆在他身侧。但知道那段往事的人都知道,她就是那个初星,曾经王爷的掌心宝,现在也依然是王爷心尖的人,大家都心照不宣着。古湄更是好像为了弥补过错,待她极好。

  初星也和他们说着离魂症的忌讳,无人敢在夜冥面前提及过往,但似乎那段过往已经不重要,初星跟在夜冥身侧,他们的的感情好的仿佛和当初一样,丝毫没有因为离魂症受到影响。

  “王爷,为何不让星丫头恢复身份。”

  暗流不解着,将手里的石子,投掷到一旁的鱼池里,这段日子无所事事的他都快发霉了。

  “初星当着初庆鹤的面杀了他父亲。初显死后,初庆鹤一直闭门不出,虽然初庆鹤年纪尚浅,但我不认为,他真的会放过星儿。星儿几番经历生死,身子已然是弱极了,根本再经不起几次折腾,现在的她,急需安静的休养。所以她的身份,暂时不宜暴露。”

  夜冥瞅着柜子上那都落了灰的盒子,穹光的事情,耽搁了许久了。上次追查的线索,很快都断了。近日听闻苗山那群人又有异动。不知是不是和这有关,总之小心点好。

  “但那丫头也不安静啊,今日夜歌郡主又拉着星丫头去市集买了一堆东西,提得我手都勒得疼。”

  暗流撇了撇嘴,暗鹰去查事情了,自己却又沦为星丫头的暗侍,成日跟着那丫头无所事事。这不,这丫头今日被夜歌郡主拉着又去市集。在夜歌郡主的怂恿下,挥霍的买下了一堆东西。

  “这样啊,嗯,她喜欢什么,常去哪些铺子,你都记下。以后本王就去她喜欢的铺子给她东西。”

  夜冥不以为然,他巴不得那丫头多买些,虽然他已经叫人订制了许多衣物鞋子,胭脂水粉,首饰挂件,可他还是觉得不够,总觉得她那柜子房间里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是。”

  暗流有气无力的回答着,心中嘀咕着,王爷还不如不得离魂症,怎么比原来更加宠爱星丫头了,恨不得把整个阎城都送个这丫头,若是这丫头要天上的星星,王爷怕是都能给她弄来。

  “对了,爷,下月风家嫡子大婚,帖子前几日就送来了,去么”

  夜冥顿了顿手中的笔,那个风铭鹭,似乎对他有不小的敌意,而且那日在初家藏地那,分明从那小子眼里看到了他对初星的心思,怎么说大婚就大婚了

  “去吧,我好久,没见到风兄了。那日一别,不知他好不好。”

  不知何时站在门口,初星缓缓踱步进来,接过夜冥手中的笔,将笔架在一旁,轻声的说着,似在征求意见,却又似撒娇。

  这段日子都在忙着夜冥的事情,现在好不容易喘口气,着实是想念风辉和风铭鹭了,他们一直待她如亲人一般,叫她十分牵挂。本就还担心风铭鹭因为她逃掉了订婚,会被云家和风家长辈责罚。没想到这会儿已经定下婚期了。想来应该还是没什么事的。

  “嗯,那就,再说吧。”

  夜冥眼底闪过一丝不喜,心中莫名生出一些不悦,他提了提嘴角,而后很快又一本正经,摇了摇头,拒绝着。

  “为何”

  初星撅了撅嘴,这个夜冥,有时候那心眼比针尖还小几分。

  “我要先去一趟暗药市场。”

  他指了指脑袋,其实本来也没想赶着去,但现在这个这丫头这么想去看风铭鹭,顿时就觉得先去暗药市场吧。

  “王爷可是想起什么蛛丝马迹了”

  初星瞪圆了眼睛,自从线索断了,这段时日,他们只能多追查下那些给夜颢办事的人,但谁知道那夜颢在这件事情上十分谨慎,几乎都是亲力亲为,极少用人。

  那些人也不过是知道夜颢去了暗药市场,但找的谁,一概不知。初星正是一筹莫展的时候。

  “没有,我就是顺着夜颜玉说的派人去寻了寻,想来,能弹出叫人离魂,抽走情魂的琴曲,当今世上没几个,刚好前些日子查到,暗药市场有那么一家。”

  “成烟琴馆。”

  初星几乎是脱口而出。她的心跳加速着,有些兴奋起来。

  对啊,成烟琴馆,听璃琴一曲,忘却世间情爱烦恼事,原来说的就是这个。

  她怎么早没想到呢她懊悔着,现在想来,她送到成烟琴馆的药材,似乎带着一丝忘川散的气味,也许就是璃琴用来制作忘川散。唉,她当时怎么没想到,真是愚钝至极。

  “你知道那家琴馆”

  他喜上眉梢,本还以为要寻觅一番,这丫头居然知道。

  “知道,我还给她送过药。那家琴馆唤成烟琴馆,馆主叫璃琴,一位绝色的半老徐娘,是个琴痴,人都说,听璃琴一曲,能忘却情爱烦恼事,想来,泽就是好她的本事。”

  她猛地点头着,但,璃琴性格怪癖的很,她拿去的东西,似乎还没听过能取回来的。

  “那就好,省得寻觅一番。过几日我们就出发。”

  夜冥兴奋的拉过初星的手,将她一把拥入怀里,真不知道这丫头是不是他的福星。怎么自从她来了,他的事情就都变得顺利了。

  “可是那璃琴性格十分古怪,你去,她能还你”

  初星羞涩的推了推夜冥,抬眼看了看暗流,就看那暗流早就将脸撇开了。她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夜冥,不过才几日,对她做这些亲近的动作,就做的如此顺手,丝毫不在乎边上有没有人。当真脸皮越发厚了。

  “买,暗药市场皆是开门做生意的人,再古怪,也是个商人,只要价格给够了,她没理由不还。”

  夜冥思量着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初星绯红的双颊,欣喜,就是莫名的欣喜,这桃瓣一样的脸,怎么也看不够,甚至越看越喜欢。

  初星瞧着他的模样,指尖缠绕着他的青丝,虽然看着终日没有情绪,但实则却是个心思重,日理万机的人。不过半年多,竟又多生了几根白发。也不知是不是被那离魂症扰的。想起来,这半年多,他定是不好过的,拖着病体,要斗着夜颢他们,还要应付夜颜玉,难为他了。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便俯首帖耳,将小脑瓜子埋进了夜颢的肩头。

  一旁的暗流斜眼撇了一眼,便翻了个大白眼,一跃而出,心中暗骂着,这两人真是越发不在意旁人感受了。

  “那日,我说错了。”

  夜冥瞧着暗流离去,心里笑了笑,袖子一挥,将门掩上,此刻,他只想享受一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光。他低头,望着她,眼里闪着只有见她时才有的光芒,淡淡的说着。

  “什么”

  初星疑惑着,抬头,瞧着他。什么说错了这又开始扯着哪儿的话题

  “本王说那些你不能说的过往,本王不确定是真心还是假意这句。本王说错了。”

  “怎么就错了”

  初星眯了眯眼,当然是说错的。她原是误会过他的感情,但是当所有误会解开以后,她自然是相信他的。那一幕幕,怎么可能是假的。但,他是从何得知,自己原来一定是真情

  “一切皆是真情,没有假意。本王能感觉到。”

  他理了理她额前的发丝,指尖十分轻柔,有些事情,原是依靠着本能也能感觉到的。这些日子,他能感觉到,自从自己放开心后,对待这丫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自然,那么舒坦,他想要拥着她的冲动,护着她的心情,都是由心而发的,若不是曾付出真心,怎么会如此深爱,他还是了解自己的,这一切,假不了。

  “原是变相肯定自己呢,王爷真是一点不讲究证据。”

  初星点了点夜冥的额心,心里是喜悦的,却仍旧俏皮的调侃他。

  “啧啧啧,这青天白日,你俩是要羡煞死旁人么”

  耳畔边,响起吃味的调侃声,而后,一道白影,推门而入,自然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仙羽先生!!!”

  初星激动的一跃而起,上前就坐到了元仙羽的旁边。说来,自己真是忘恩了,那么久都未曾联系仙羽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