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空间涅器(二更)
作者:孤舟向晚      更新:2019-06-13 00:38      字数:12454
  他向夏轻尘道:“圣地火脉里,到处都是火属性地气,稍有不慎就被烧伤,很多强大弟子都不会轻易入内。”

  吴锦龙是小星位强者,他尚且如此忌惮,可见圣地火脉的危险。

  不过,地气……

  夏轻尘目前修炼正需要强大地气。

  对于别人而言,地气是危险之物。

  可对夏轻尘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只嫌少,不会嫌多!

  林浩然呵呵一笑:“事在人为嘛,万一夏师弟天赋异禀,能冲上十脉呢?”

  “十脉?你在开玩笑吗?”吴锦龙道:“你自己冲得上十脉吗?”

  圣地火脉令牌,每个小星位弟子,每年都会得到两枚。

  林浩然去年得到的两枚,一枚都不曾使用。

  可见他自己都不敢去那里。

  居然骗夏轻尘去火脉冒险,其心可诛!

  夏轻尘只要不冲动,应该懂得拒绝。

  然而,令吴锦龙失望的是,夏轻尘居然接过一枚令牌,微笑道:“谢谢林师兄。”

  吴锦龙怔然无语。

  他说得那么明白,夏轻尘竟还是被丰厚的奖励给冲昏头脑。

  也不想想,奖励那么好拿,还会等着他?

  早被老弟子们领光。

  与之相反,林浩然大笑不已:“师弟好样的!本次师兄陪你一起去。”

  他当然没安好心。

  若是夏轻尘在里面落下永久难愈的烫伤,或者直接死在里面。

  他才有机会趁虚而入,进入月明珠的心。

  月明珠擦着眼泪走过来,强作微笑:“轻尘哥哥,到了那天,我去山脉下给你助威。”

  闻言,林浩然心花怒(www.ibxx.com)放。

  这正中他下怀啊!

  当着月明珠的面,夏轻尘狼狈或者惨死,效果会更好。

  “哎!夏师弟!我看错你了!”吴锦龙拍了一下大腿,深深叹道。

  当初,看夏轻尘干脆利落解决毒梦鬼罗汉。

  还以为他是一个人物。

  谁知,竟是性格冲动,听不进劝的莽撞之辈!

  “你好自为之吧!”吴锦龙有几分恨铁不成钢,负气走开。

  夏轻尘呵呵笑了下。

  这位吴锦龙为人,其实还不错。

  以后值得一交。

  拿好令牌,夏轻尘回到灵岛。

  距离圣地山脉开放,还有十日时间。

  他心中一动,取出一颗圆球。

  圆球呈现银白色,散发金属光泽。

  此物,是周雪霖的爷爷临死前交给夏轻尘的。

  为了它,他才答应羽化龙,暗中盯着夏轻尘的成长。

  限于修为和人脉,周雪霖爷爷一直没能用上它。

  直到它落入夏轻尘手中!

  “是时候处理一下此物了。”夏轻尘掌心升腾一团冰寒火焰。

  它将圆球置于掌心,徐徐将其融化。

  普通的材料,早被天火给熔炼。

  但此物,硬是坚持七天,才有融化迹象。

  直至第九天,才完全融化成为一团银色的融液。

  其心中一动,将融液一分为六。

  同时凝型起来。

  普通的大师,谁敢同时对两个涅器同时凝型?

  可夏轻尘同时操控六个,亦游刃有余。

  一日后。

  六件形状各异的首饰,摊在夏轻尘身前草地上。

  分别是,吊坠、扳指、戒指、耳环、簪子、铃铛。

  “仇仇,怜星,你们选一样。”夏轻尘道。

  仇仇最快跑过来,一嘴叼走了铃铛,摇得叮咚响:“干嘛用的?”

  章怜星则喜欢那枚吊坠,戴在雪脖上,好奇道:“又是什么新奇涅器?”

  他们对夏轻尘炼制的涅器,充满无限期待。

  “空间涅器。”

  什么?

  仇仇和章怜星瞪大眼眸,骇然道:“这,这是传闻中的空间涅器?”

  涅器之中,空间属性的最为难得。

  可以用罕见来形容。

  不仅是因为空间材料难得,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几乎没有灵师能够炼制空间涅器。

  整个天月岭,拥有空间涅器的人,两只巴掌都数得清!

  两人兴奋无比,立刻灌输内劲,将涅器打开。

  一口马车大小的空间,映入二人眼中。

  “哇!谢谢夏郎,我再也不担心偷到的东西没处藏了!”章怜星两眼亮晶晶。

  仇仇将铃铛系在脖子上,两腿插在腰间,仰天大笑。

  “哇哈哈!母狗们,把你们崇拜的小眼神投过来吧,独孤戏法大师来也!”

  夏轻尘脸一黑。

  给他们方便之用的东西,两人一个想到偷东西,一个想到在母狗们面前耍威风!

  他是哪只眼睛瞎了,才收了他们俩!

  “行了!低调行事,空间涅器随意暴露,容易麻烦上身。”

  夏轻尘说着,从中选取了一枚银色扳指,套在大拇指上。

  然后,将簪子和耳环,收入扳指涅器内。

  只剩下一枚戒指涅器在原地。

  “交个你们二人一个任务,将此物送到远离圣地的城市公开拍卖掉。”夏轻尘道。

  他想看一看,空间涅器在天月中岭价值几何。

  章怜星和仇仇早就想外出放松,立刻同意。

  当天,夏轻尘送他们离开圣地,自己则来到圣地火脉。

  圣地火脉,是火灵阁的火山蔓延出来的山脉。

  常年有火属性地气蹿出,非常凶险。

  每年闯入此山,被烫伤的弟子不在少数。

  他赶到时,月明珠和林浩然已经在山脉脚下。

  远远听到脚步声,月明珠站起身,道:“是轻尘哥哥吗?”

  夏轻尘轻轻望她一眼:“你还真来啊!”

  她来此,是看他笑话吧?

  月明珠展颜微笑:“轻尘哥哥加油!”

  夏轻尘回以白眼,面无表情来到入口处。

  那里有一位宗门老者镇守。

  他收走夏轻尘的令牌,还给他一枚雕刻夏轻尘名字的水晶球。

  “放在怀里,它会是你成绩记录的证据,不要弄丢。”

  夏轻尘接过,就一步迈入其中。

  身后的林浩然跟随而至,不过,在办理交接的时候,他和守门老者交换了一下眼神。

  后者弱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颅,压低声音道:“你自己小心,书狂魔也在山脉中。”

  闻言,李浩然脸色微微僵了下。

  书狂魔是一名性格狷狂、暴躁的弟子。

  稍有招惹,就是不死不休。

  许多修为高于他的弟子,都对其退避三舍。

  因此,人称书狂魔!

  想不到,他也在山脉。

  不过,山脉如此大,未必会遇上。

  李浩然点了下头,迈步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