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澈:最是无奈帝王情
作者:令狐兮兮      更新:2019-10-10 03:57      字数:6690
  永久网址,请牢记!

  天商王朝的风调雨顺、四海升平,其间含了多少的激流暗涌,我已无法去一一说清。http:///

  我是父皇的第七子,是他无数个儿子成长起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之一。

  那时的皇室集权已经非常羸弱。整个朝堂全是世家的天下,而云家和林家便是天商的两大世家。相比较云家而言,林家低调而谦卑。而云家飞扬跋扈。

  父皇被世家掣肘害得够呛,加上后宫之中心怀鬼胎的妃嫔与朝臣勾结。整个天商皇庭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父皇的身子一天天衰弱,而太子悬而未决,在这场夺嫡的大战中,我的母妃终究与云家达成了利益关系。

  我kao着云家登上了帝王的宝座,也开始我的悲哀人生。先是云家将其长女嫁与我,让我立为后。我迟迟未决。其次,云家在朝堂上,多次干涉政事,妄图想让我成为傀儡皇帝。可惜他们的算盘打错了。

  昔年,我作为皇子中最没有作为的一个,并不是真的没有出息。我一帮看似酒肉的朋友都是鲜衣怒马的少年人,深谋远略,自也不弱。他们在暗处慢慢瓦解着朝堂之内的势力,分隔着各地的兵权、管理权。

  后来,我又得到了一个良将,便是大祭司冥天。他仙风道骨,很是冷傲。但绝对忠诚,不卖那些老家伙的账,也不畏惧世家。他本身是神诋的化身,在整个天商的地位不亚于我。因为天商的百姓更信奉神诋。

  因为有他站在我身旁。于是朝堂内逐渐清明,最终只剩下云家一枝独秀。但百足之虫,就算死也不僵。云家在朝堂内盘根错节,更重要的是我还未曾取得林家的绝对战盟,便无法轻易对云家下手。因为能与云家军对抗的恐怕只有林家。

  于是,林家与云家便成了我心中的两根刺。

  云家的咄咄逼人,表现在立后之事。那是一种无声的胁迫,我在想,是不是有一天他们也会如此胁迫我退位?

  也是这一次,大祭司帮了我,让我遇见生命中重要的人。大祭司在我骑虎难下之时,告诉我花神皇后的诞生。

  我是帝王,我自然不信任他,但是花神皇后是一个契机。我假装虔诚去祭司神庙斋戒沐浴。然后回去的时候,在祭司神庙的半山,我看到那个女子。所有人都跪着,只有她站在荒草萋萋里,一双眸子水灵灵的。我走了过去,她说不上绝色,可整个人站在那里,那里便鲜活一般。更要命的是,她有帝后的面相。

  我的心忽然有种向往,要她陪在我身边。

  回到宫内,开始调查。发现她竟住在柳烟宫,且是林家丢失的圣女。这身份让我激动不已,虽然她出现在那里有阴谋的意味。虽然她已经有了夫君。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要她做我的妃子。

  圣旨下,我便等着她的到来。没想到她竟在轿子里睡着了。我轻轻抱起她。她身子柔软温暖,竟那样轻。

  看着她不自觉地kao近我,在我怀里寻找舒服的位置睡,像只猫咪。我兀自笑了。尔后惊觉自己居然也会如此轻松。

  本来赐予龙隐池的沐浴,只是弄清她的身份,可到那时,我却差点把持不住。尤其是她说要我的龙须做药时。她说得那么坦然,一口一个我家夫君。我便莫名愤怒。

  再后来,作为交易,我将她困在我身边。拿她爱的男人的性命相威胁。她以为我要的仅仅是她林家圣女的身份,其实她不知,我留下她,竟还有存着一丝丝的私心。

  她真是好手,能将云妃气得半死,自己还怡然自得。我突然想,如果她真的是我的莲淑妃,在这后宫之中,加之她的身份,恐怕云妃也要败下阵来。

  只是,她眼中只有那个男子。那男子同样是帝王,一种凌厉的王者之气。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终究只能苦笑,尤其在我知晓她并非林家人之后。

  离开春城去芳菲山之前,我将剩下的药交给她。看着她和他站在一起,相得益彰,一对璧人。

  ————————————分割线————————————————

  我不知记忆出错在哪里?只是感觉莲月与印象中不一样,仿若她不该是这样清冷的,而应该是温暖的。她总是冷冷的神情,眼神不灵动。

  恍惚之中,我总是觉得曾经见到过她,却又似乎不是她。看着春城外的江水,我忽然觉得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仔细想却又如何也想不起。

  我牵着莲月的手,总是觉得别扭。她似乎常常心不在焉。

  后来,我追着她的目光终于看到了她的心,她爱的是那个男子,那个白衣飘飞的男子。我心里一阵难过。他们是不是早就认识?而这一场滴血让她复生只是闹剧,一场设计我的闹剧?

  我不动声色地让她选择。看着她去断崖底,看着她在那小院落,然后看到那个与她容颜相当的女子,那双灵动的晶莹眸子让我犹如雷击,模糊的记忆清晰,又模糊,就好像谁活生生挖走了片段。只是我确信我认识那个女子。

  时夜,回到住所,我知晓莲月去找冥天。而在我屋内的,便是那小院落中的女子。我看着她,一些熟悉的片段悉数涌上来。

  不知为何,突然之间,感觉她即将离开,永不回来。抱她上床,放下帷帐,我就那样静静站着。最后,听着她叫我澈。我的心一下涌出温润,莲月从来都叫我陛下。

  后来,大婚。我和莲月举案齐眉。她挂着母仪天下的微笑。她的目光再也没有追随过冥天。但是我却知晓,她不爱我。一点都不爱。

  这种认知像一条蛇在我心里日日噬咬。终于,有一日,我回到春城,悄悄到那个小院落里,兀自住下。那院落的主人王婶总是跟我说起那对年轻的夫妇如何的恩爱。

  我坐在梳妆镜前,抚摸着那镜子的轮廓,想起她微笑的脸,眉眼生辉,仿若尽在咫尺。

  半个月后,莲月找到我,他还是没有喊我澈,她这次喊:夫君,朝廷到处在找你。

  我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她坐下,拈起一支眉笔,说:“来,我替你画画眉,你的眉毛乱了。”

  她怔在那里,许久没有说话。

  然后我与她在那小院落住了一月,像所有恩爱的小夫妻那般,做饭喝茶,聊天散步。

  回到朝堂,是我所不愿意,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在离开时,我让王婶回到帝都,赐了宅子,她却执意在那里等。于是我买下那间屋子,将我的帝王怒剑放在里面,撑起结界,保护着那座院落,那是我心中最美好的梦境。是我的理想。

  帝王怒剑连同那本日记都放在那梳妆镜下。

  渐渐的,朝廷里的事云起云落,将我和莲月隔开山万重水万重。当我意识到我护她不周时,已是骑虎难下。全国要求处死妖后,而面对云家提供的如山铁证,面对我母妃的命,我选择了沉默。

  当她问我相信她么,我想说我相信,想带着她远走他乡,快意恩仇。只是我是帝王,无可奈何的事情。只能无能为力。

  冥天的到来,让我如释重负,我期望他带着她远走高飞。却不计,冥天中了符咒,而那个傻丫头居然选择那样激烈的方式。

  那一刻,我感到难以言诉的疼痛,突然之间看透一切。与其孤寂在这人间独自看风景,倒不如随她而去。下一世,我不想做帝王,我只想与她相遇,任凭人声鼎沸,我们并肩看这世间风景,就好。

  于是,抽出侍卫身上的羽箭刺入左胸,看着血喷射,仰头看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落下,兀自笑了。下一世,我定不负卿。

  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