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作者:五更桐叶      更新:2019-09-06 22:53      字数:4838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那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去研究所的路上有一座公园,我开车经过的时候,公园的长椅上坐满了人,我瞄了一眼,瞄到一条白色的身影,没在意。从研究所回来再次经过公园时天色已黑,昏黄的路灯将那条白影照得异常明晰,我忍不住回头去看,看到了一个长头发连衣裙的女孩子,当时的社会其实比较动荡,变种人类是政府研制的秘密武器,传媒们跃跃欲试,**武装到处搞破坏,局势很不稳,年轻的女孩子到了晚上一般不敢出门,我无法想象眼前这名女子怎么有勇气一个人坐在那里。”

  “但是我没有停车,她的生死,与我无关。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连着整整四天,无论我上班下班,我都会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白裙女子,终于在第五天,我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将车子停在路边,下车走向了她。一直到我走到她的身边,她都没有反应,这时我才真正看清了她的样貌。很年轻,很秀气,不过那股子神气怎么形容才好,死气沉沉,全身没有一丝活跃的气息,眼神空洞,面无表情,象是这个人身心都已死亡,剩下的只是空壳一般。”

  “她就这样直愣愣地看着前方,明明是看,却感觉不到她的视线,仿佛那双眼睛看的地方,也是空的。她的裙子已经脏了,裙角沾染了灰尘和污渍,手上脸上有细微的伤痕,乌黑浓密的长发纠结在一起。我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弄成眼前这副模样,只是她一直坐在这里,吸引着我的视线,引得我欲一探究竟。”

  “我问她,你是谁?出了什么事?怎么弄成这样?我怀疑她是聋子,因为她根本不回答我,甚至连睫毛都不曾眨动。我又问她,你的家在哪里?有没有亲人?我送你回去,她还是不理我,就在我快没耐心时,她回答了我两句话,声音很好听,但是语气幽怨。”

  “她说,家,没有了,他,不要我了。”

  小蒙心里一震,胸口象被谁打了一拳,闷闷得喘不上气。家,没有了,他,不要我了,这句话,听到她的耳里,为什么会引起身体内部排山倒海般的强烈反应?

  涣没有察觉她的异样,自顾自地叙述着:“她这样一说,我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本意只是好奇心驱使,现在直觉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给收容所的人,我转身,去口袋掏手机,这时她做了个意外的举动,她伸手拉住了我的衣角,转动呆滞的眼睛看着我,可怜巴巴地说,‘你也不要我了吗?’”

  “当时,我被那种遭遗弃的小猫般的眼神震得移不动脚步,好象是我犯了罪,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接下来她说了一句话,我饿了。鬼使神差,一向冷静的我竟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跟我走。我不知道我的脑子犯了什么混,看见她哀求的眼神心里软成这样,东部国家的流民没有几千,至少也有几万,也不见得我会对他们都抱有同情心,而且我是搞科学研究的,更没有理由会同情弱者,我只能说,被鬼迷了。我在心里不住地安慰自己,这么晚了,收容所可能没有人上班,麻烦是自己找的,还是把她随便安置一晚,明天再做打算好了。”

  “于是我把她带回了家,单身公寓相当方便,过一晚应该不碍事。取了我的衬衣,她梳洗过后站在我的面前,就象刚刚看到你从浴室出来时一样,我被震惊了,简直是濯水而出的清莲,那种出人意料的美最是撼动人心。我想我是真得看呆了,她忽然笑了,那种笑,形容不出来,满眼都是无尽的风情,我自认见过的美女不算少,却没有一个能象她那样笑,笑得如此纯粹。”

  涣深深吸了一口气,小蒙听得有些发愣,手里的茶在失去温度的指尖一点点变冷。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昨晚那种把她送到收容所去的念头被我彻底打消,我知道事情有些不妙,却无法控制。她在我家里住了七天,精神慢慢地恢复,会说了,会笑了,还会学着我拿手电在墙上玩手指游戏。她不会烧菜,我手把手地教她,她不会沏茶,我也是不厌其烦地教,她终究还是学不会烧中国菜泡功夫茶,只会简单地摆弄电器,帮我熨烫衣服,收拾家务。有她在的那几天,我觉得生活充满了乐趣,每天下班看到她笑吟吟地来开门,说着回来了,好象妻子迎接归家的丈夫,充满了家的温馨。我这一生,只有那七天,刻骨铭心。”

  房里一片沉默,半晌,涣的声音缓缓响起。

  “……第七天的晚上,她忽然跟我说,她要离开了,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这个消息对我来说简直是五雷轰顶,我无法相信我的幸福居然如此短暂,花蕾还未盛开就要凋谢。她说,是暂时的,她需要一点时间整理以前留下来的问题,她还需要考虑。那天晚上她进房后,我把橱柜里摆设的瓶装酒全部拎出来,一瓶接一瓶地喝下去,直至酩酊大醉。只觉得心里的苦,就算酒精麻醉了身体与意志,还是会不断地溢出来,在那一刻,我总算明白了,我对她怀着怎样一份心思,然而,太晚了。”

  “那天的夜晚特别漫长,做的梦也很奇特,我梦见她托着我的脑袋,仔细地给我擦拭嘴角,梦见她举着茶杯凑到我的嘴边。我睁开了眼,打开她的杯子抱住了她。我说不要走,我说留下来,我说我喜欢你,然后,我吻了她。”

  涣有意无意地瞥了她一眼,小蒙的手指紧紧捏在茶杯的边沿,有些发白。

  “我们在地毯上拥抱亲吻,我感觉出她也是喜欢我的,做梦也好真实也罢,我什么都管不了了,酒精催生了勇气,她穿着我的衬衣,羞红着脸,乖巧地打开双腿让我进入她的身体,那种梦幻一般的场景,我到现在记忆犹新……我们在地毯上做了一遍又一遍,搂抱着说情话,她笑着对我说,她已经有了决定,她要解决所有的一切,等她一天,一天就好。第二天酒醒的时候,地毯上满是狼藉,房里空无一人,我的手上残留着她芬芳的气味,我知道我没有做梦,我牢牢记住她跟我的约定,等她一天。”

  小蒙用力捏了捏茶杯,又慢慢地松开,自己也不知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可是,我等了她一天又一天,等了她一年又一年,终于等到临死的那一天,她还是没有回来……”<div>